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心灵故事 > 正文
关于女人和男人的吉光片羽
2007年04月12日 心灵故事 ⁄ 共 2142字 评论数 1 ⁄ 被围观 71 views+

  有些女人以为自由就是可以任意摹仿男人的弱点,比如玩弄异性。这实在是对自身的侮辱和对自由的亵渎。

  女人经常宣称自己在感受他人的直觉方面,如何敏锐,其实很多时候是她们注意到了种种难以觉察的细节。

  比如掉了的钮扣说明不严谨,过分花哨的领带说明对方不懂得协调,脸上某种竖行的纹路,说明他总是在人所不知的背后诡秘地耷拉着嘴巴……

  每个人的性格都是一幅全息图像,女人不过更善于解读罢了。

  很多人把对异性的征服,当作自己的业绩和成功。

  其实性的本质永远是双方的给予与获取,就是从纯生物的角度看,它也是对等的交换。

  把原本正常的事件,当作罕见的胜利大肆吹嘘,是心智愚昧和体能虚弱的体现。

  对于女人来讲,选择拒绝的流程就是选择生活的走向。

  天下无数繁杂的道路,你只能走一条。你若是条条都走,那就等于在原地转圈子,俗称"鬼打墙"。

  女人使用拒绝的频率格外高,是因为女人面对的诱惑格外多。

  拒绝是女人贴身的软甲,拒绝是女人进攻的宝剑。

  拒绝卑微,走向崇高。拒绝不平,争取公道。

  拒绝无端的蔑视和可疑的恩惠,凭自己的双手和头颅挺身立于性别之林。

  不懂得拒绝的女人,如果不是无可救药的弱智,就是倚门卖笑的流莺。

  因为拒绝,我们将伤害一些人。这就像春风必将吹尽落红一样,是一种进行中的必然。

  女人永远是最爱怀疑又是最易轻信的动物。

  她们什么都渴望得到,又什么都敢于付出。

  没有人知道让女人十全十美的秘诀。

  聪明的女人终身都在摸索,怎样使自己更幸福,使世界更美好。

  倘若是男人吗,还有一个放松的机会,那就是三五知己喝醉了酒,吐出几分真言。女人就只好憋在肚里,让那些心里话横冲直撞,直到把自己的神经撞出洞来。

  有一种男人,冷漠后面有热情,平淡过后是高潮。就像一本开头不很精彩的书,动人心魄的章节在后半部。一定要耐着性子读下去,你就会被深深地感动。

  有的女人只是男人的一件行李。

  有的男人只是女人的一件首饰。

  男人和女人都做事业。男人是为了改造这个世界,女人是为了向世界证明自己。

  男人的自由多,男人的领域大。男人被人杀戮也被人原谅,男人编造谎言又自己戳穿它。男人可以抽烟可以酗酒可以大声地骂人可以随意倾泻自己的感情。历史是男人书写的,虽然在关键的时刻往往被一只涂了蔻丹的指甲扭转。那也是因为在那只手的后面,有一个男人微笑地凝视着她。男人的内心像一颗核桃。外表是那样坚硬,一旦砸烂了壳,里面有纵横曲折的闪回,细腻得超乎想象。男人会喜欢很多的女人,在他一生的任何时候。女人会怀念惟一的男人,在她行将离开这个世界的瞬间。

  婚后的男人,太累太累。好像追赶太阳的夸父,一头担着事业,一头担着家庭。

  我们的记忆,同自己的伴侣紧密地缠绕在一处,像两种混淆于一碟的颜色,已无法分开。你原先是黄,我原先是蓝,我们共同的颜色是绿,绿得生机勃勃,绿得苍翠欲滴。失去了妻子的男人,胸口就缺少了生死攸关的肋骨,心房裸露着,随着每一阵轻风滴血。失去了丈夫的女人,就是齐斩斩折断的琴弦,每一根都在雨夜长久地自鸣……

  面对相濡以沫的同道,我们忍心说我不重要吗?

  女人常常在细微之处精细,在博大之处朦胧。显微镜和望远镜都是能把眼力达不到的地方看清楚,但两者绝不相同。男人瞩目宇宙,却常常忽略了脚下的石子。于是男人多谴责女人琐碎,女人多抱怨男人粗疏。改变几乎是不可能的,最好的变法是结合。将男人的大度与女人的纤巧融于一身,锻造新的人类。

  假如我们被强暴,在做完了惩治凶犯的一切工作之后,拭干泪水,让我们重新开始吧。

  丢掉有关那一刻所有的记忆,让我们像新生的婴儿一般坦荡。烧毁目睹我们灾难的旧衣服,让痛苦的往事一同化为飞烟。取清凉的山泉自头顶浇下,洗涤我们每一根如丝的长发。挑选一件更美丽的裙衫,穿上它快步行走在如织的人流中。

  对生活中美好的事物,被强暴过的女人依旧可以发出真诚的微笑。

  对生活中黑暗的角落,被强暴过的女人依旧可以发出强烈的谴责。

  女人被强暴,是生命的记录上一处被他人涂抹的墨迹。轻轻擦去就是了,我们的生命依然晶莹如玉,洁白无瑕。强暴是发生于刹那的地震,我们需要久久的修复。但女性生命的绿色,必将覆盖惨淡的废墟。

  让我们振作起来,面对强暴以及所有人为的灾难。这世上没有任何一种力量,可以强暴女性不屈的精神。

  他人的评判固然重要,但最重要的是我们对自己的评判,这是任何人也无法剥夺的权力。只要女人自己不嘲笑自己,只要女人不自认为自己不重要,谁又能让你低下高贵的头?

  假若一个村子的领导人里,有百分之四十的妇女,他们就很难做出为争夺水源去同另外村落械斗的决议。她们会说,还有没有新的水源?我们再挖一口井或是再开一条河……要不然,我们一个村子用一天水源吧。

  即使一定要打仗,她们一定会更仔细地计算可能会牺牲多少人?会有多少母亲失去儿子?多少妻子失去丈夫?多少孩子失去父亲?

  ……

  假如战争不可避免,她们也会更细致地安排怎样抢救伤员,保存更多的生命。

  这一切不是因为女人的懦弱,而是因为她们担负着繁育生命的重担。

  在人类所有重大决策上,一定要倾听女性的声音。不但因为她们的人数占了人类的一半,更因为她们是人类自身的生产者。

  作者:毕淑敏  摘自:《我很重要》

【上篇】
【下篇】

目前有 1 条留言 其中:访客:1 条, 博主:0 条

  1. ayu : 2008年08月27日08:05:04  1楼

    太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