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心灵故事 > 正文
最后的旅程
2007年04月19日 心灵故事 ⁄ 共 1093字 评论关闭 ⁄ 被围观 129 views+

  我加入癌症患者互助小组整整3年了,而戴比只是偶尔参加我们的活动。尽管卵巢癌已经发展到晚期,她仍有太多地方要去,太多人要见,太多经历需要去体验。

但我们总是盼着她回来,每次冒险归来,戴比也总会回到组里,向我们汇报。比如从澳大利亚旅行归来,她迫不及待地向我们倾诉:“大堡礁正像我期待的那样迷人。能在有生之日看到它,是我一生的梦想。”除了照片和故事,她还带回了微笑。每走进一个房间,她的脸上总是带着开心的笑容,这就是她留给我最深刻的记忆。

我并不确切知道戴比的职业是什么,不过有人曾提及她可能做过模特。即使在病中,她依然美丽动人。或者只是因为她的微笑?不管怎样,这些并不重要。聚会时我们很少谈及自己的过往。对于我们每个人来说,“现在”已经耗尽我们的全部心力。

戴比并不是组里唯一时刻面临死亡威胁的人。有人像戴比一样,不顾身体的虚弱和术后的疲劳冒险远游。有人待在家里,与家人和朋友共度珍贵的最后时光。面对人生大限,有人听天由命,有人达观,也有人满怀恐惧。死亡是一件很私人的事,但是戴比的方式是我最喜欢的:满怀激情与欢欣,勇敢地去面对。

有天晚上她宣布要离开本市,搬入一家收容所,好离父母家近一些。我立刻明白这将是永别了,心里不由得空落落的。

在一个寒冷阴郁的冬夜,一位组员打通了戴比在收容所的电话。在家人的簇拥下,戴比已到弥留之际。她的肾脏已经衰竭,但是在生命的最后时刻她仍然挣扎着接了电话,向我们祝福。那是几天前的事情,所以我们知道她一定已经离开了人世。聚会时我们点起蜡烛,为这位亲爱的朋友默哀。

两星期后的一天,戴比突然出现在我们聚会的门口,人瘦了一些,看起来越发虚弱。她拄着手杖,在妹妹的帮助下坐到椅子上。看到我们目瞪口呆的样子,她眉开眼笑地说,“嗨,没想到我会来吧?”

“谁说医生一定是对的?”她滔滔不绝地说道:“我已经站在死亡的门口,甚至走进了门。可是突然不知是什么原因,我的肾脏又恢复了工作。”

“我不能待太久,一会儿就得回去。我特意过来,只是因为你们当中也有人会面临我所经历的一切。所以我有责任赶来告诉你们,没问题的。你们看,我已经经历过了。实际上当我重回人世时我甚至感觉受到了欺骗。不管那是什么地方,那里非常美丽。可是突然之间,我又回来了。”她耸了耸肩:“我必须告诉你们:不要害怕,死亡并没有什么可怕。”

我已经不记得后来又发生了什么,只记得大家纷纷向她说再见,仿佛下个星期还会见到她。尽管我们都知道,这一次真的不会有再见。

下一次聚会时,我们再次为戴比点燃了蜡烛。默哀之际,我又想起她的微笑,她的热情与欢乐,以及对于人生最后一次旅程的汇报。

[美] 洛丽·苏西 作  李 群 编译  摘自:《环球时报》

【上篇】
【下篇】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