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心灵故事 > 正文
慢的与善的
2007年08月23日 心灵故事 ⁄ 共 460字 评论关闭 ⁄ 被围观 112 views+

人见不得的是慢。其实慢的有可能是善的,如同朱光潜说的,小的才是好的。庄稼长得比草慢,鸡翅木比速生杨慢,美丽的风景、树与石长得都慢。

对人来说,慢是天下最熬人的事务。每个人的人生其实什么都有过,穿皮鞋、吃烙饼、娶媳妇、看灯会,大致上的好事谁都没有轮空,不足只在:有的人好事来虽来过,仿佛都晚。因此,好事来了也不够珍惜,说:这算什么?仿佛有人笑话。其实没人笑话,是自己心里的度量衡订得太高。早稻不能笑话晚稻,晚稻也不敢笑话三年才长一扁指的老山参。说的是,万物各有各的时间表,人与人也各有各的时间表。

在动物眼里,人长得也够缓慢,动辄七十、八十,这是它羡慕人的地方。有这么多时间放着,什么事情办不成?况且人巧,张嘴会唱,动手能画;还有人擅口技——学动物的叫声,多好。倘若人像计算机一样不断升级,快是快了,意思也没了。“意思”是什么呢?溪水潺潺比山洪暴发有意思,即趣味。溪水在山,东游西逛,二百年后才到东海,阅尽人间景色,是艺术的流法。若山洪泻泄,或用汽车把溪水拉到海边倒入,就屈枉了溪水的一生。

鲍尔吉·原野 作  摘自:《新民晚报》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