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成功励志 > 正文
我们怎样做母亲
2008年05月13日 成功励志 ⁄ 共 1892字 评论关闭 ⁄ 被围观 75 views+

这个标题,纯属模仿鲁迅先生。在我自己,尚未决定要小孩,因为尚无做一位“好母亲”的信心。既未育儿,自无育儿经验,写这样的文字,有类空手套白狼;幸而有两个优势:第一,我当过孩子,不曾全然忘却孩子对父母的需要;第二,和孩子打交道是我的本行。于是越俎代庖,读者权当扯淡。

鲁迅先生当年写下《我们现在怎样做父亲》,是感慨于彼时中国家庭“亲权重,父权更重” 的状况。时易风移,如今在中国城市的小家庭里,似乎孩子的“权力”越来越重了。孩子是每个家庭的中心,非但消耗父母大部分的收入,也牵扯父母大部分的精力。新一代父母对孩子责偿望报之心淡了很多,倒是恨不能鞠躬尽瘁,倾其所有。这样养出的孩子,确实骄纵之气大涨,故而有个新诨名,叫做“小皇帝”。

这现象,容易让我们忘却一个事实:孩子始终是弱者。动物之中,只有人类幼儿期最长,在成年之前十余年间,都依赖父母而活。男女本以爱欲合,喜则如胶似漆,恶则两不相干,甚或至于反目成仇。现代社会尤重自我,合辄来不合辄去,离婚率上升本是常态。但中间若夹了一只幼雏,对它来说,不啻于倾巢覆顶之灾。而父母一言一行之微,在他们自己也许毫无觉察,对孩子不成熟的心灵,却可能是突如其来的巨大打击,甚至足以影响他们一生。

之所以发这样感慨,是在网上看到一个帖子,有人请大家来谈谈父母对自己最“彪悍”的做法是什么。略一浏览,父母对孩子从肉体到精神的种种伤害和羞辱,真是令人叹为观止。以回帖者响应之热烈,不难想见,这绝非个例。更可悲的是,伤害和羞辱每每假借“爱的教育”的名义进行。

我不由得又记起鲁迅,先生在《灯下漫笔》中曾说,照尊卑制度,人分十等,最低贱的“台”看似可怜,但有比他更卑的妻,更弱的子在。热衷此类“教育”的父母,莫非潜意识中产生了拥有任意支配另一个生命的力量的快意?

但是我总还相信那是上一代父母为大环境影响,有的受教育不够,认知有缺陷的缘故。可无意中浏览了一位陌生女士的博客,改变了我的看法。她受过高等教育,有体面工作,业余喜欢写作消遣,母亲节那天,打扫女儿房间的时候,无意中发现十四岁的女儿在日记上写下对她的不满。

于是她把女儿叫来,进行了一番教育:

“你封闭,自私,散漫,分神,你有时撒谎,你寡情寡义,你不活泼,不健康,不明朗,你压抑、沉闷,你学习没有目标,没有毅力,不愿吃苦……你知道吗?你是这样一个孩子,让妈妈很失望的孩子,你知道吗?”

这段话,委实让人震惊。这是一位母亲,应该对孩子说的话么?这种话出于人师之口,已然不可恕,何况为人母者?

她把一个孩子的人格,全然地否定了;把一个孩子的自尊,全然地粉碎了。后面追加的谆谆教导,无非是灌输给女儿一个信息:虽然你是这样一个差劲的孩子,可是我还是爱你!

这场母女战役,当然以她的大获全胜而告终。沉默、哭泣之后,女儿“心悦诚服”承认了母亲的权威。

原来,有一个“高智商”的母亲不见得是一件幸事。拿老虎钳的父亲冒火了,可能脱了鞋子狠狠揍两下,配上一句“死丫头!”而好弄文字的母亲,却能用一串气势磅礴的排比句,给孩子精神上的莫大羞辱。

孩子对来自于双亲的羞辱是最没有抵抗力的。幼年我的家教也颇为严厉,当然,没有这种琼瑶风格的长篇辱骂,但是父亲无意中使用过的一个词却是我一直难以忘怀的:自私。他道我自私的原因,不过是妈妈做饭时,另外给我煎了一尾我爱吃的小肉鱼,我既知那是专为我准备的,便贪婪地一扫而光。他见了撇嘴:自私。

鱼肉顿时在我嘴巴里变了味。过后很长一段时间,我一直深受困扰:我自私吗?我真的自私吗?我是一个很自私的人吗?答案似乎是肯定的。青春期本来就患得患失,不断地寻找自我与否定自我。我把他给我的这个评价,和很多琐碎不足道的小事情,在脑海里盘根错节地联系了起来,反复思量,直至精疲力竭。类似的事情还有一些,当时产生的影响,几乎摧毁了我全部的自信,后来花了许多年,才慢慢修补回来。

多年以后,面对一份无时无刻不需要“批评”的工作,我恪守一条原则:我的批评仅仅针对事情本身,而绝不贬低孩子的智商与人格。

多年以后,有学生在作文本里表达了和我当年一样的困惑:我自私吗?我真的是个自私的孩子吗?

我沉吟半晌,写了很长的批语告诉她:人之为人,为了个体生命的延续和发展,合理的自私是必要的。但是在行使“自私的权利”的时候,必须以不损害他人正当利益为底线。

我们怎样做母亲?即使不必笃信弗洛姆《爱的艺术》的话:“母爱就其本质来说是无条件的。母亲热爱新生儿,并不是因为孩子满足了她的什么特殊的愿望,符合她的想像,而是因为这是她生的孩子。”为人父母者不妨记得,孩子求诸父母的,不是人生舞台上挑剔的眼神和冰冷的记分牌,而是走下舞台时无条件拥抱他们的臂弯。

来源:文汇报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