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成功励志 > 正文
给我一个继续坐下去的理由
2007年10月25日 成功励志 ⁄ 共 5965字 评论数 2 ⁄ 被围观 132 views+

题记:说到教育,我越来越不能心平气和

一. 我们真的需要“坐”这么多年吗

当年禅宗初祖达摩在少林寺五乳峰面壁九年,苦心练魔,留影石壁,终成就佛门一大宗,为后人景仰。长江后浪推前浪,近一千五百年过去,达摩面壁九年之功已经相形见绌了!

而今一个人从小学坐到高中毕业,需要十二年,坐到大学本科毕业需要十六年,研究生毕业,需要十九年,再读完博士学业,需要二十二年。也就是说假使一个人一出生就具有“坐”的能力,也假定他与生俱来就具有接受“书本知识”的能力,同时还没有任何人为的或者非人为的因素中断或者迟延他“求学”历程,即他的求知道路一马平川,那么这一屁股“坐”到高中毕业时他已经十二岁了,大学本科毕业时他已经十六岁了,如果读研究生卒业他将十九岁,博士学业修满,那么他将二十二岁了!

如果初祖达摩西天有知,面对如今“面壁”十二至二十二年的莘莘学子,岂不自愧弗如!

想想自己的从前,看看眼前的学生,我突然生出了恐惧和敬意来:一个人在一个枯燥的环境中“坐”一天也许不算难,“坐”一月就够难了,如果要把人生中最美好的时光——从七岁开始,到大学结束已经是二十三岁了——几乎把一大部分本该烂漫的童年、整个少年和青春都“坐”出去,实在是一件残酷的事情!然而孩子们竟然练就了如此坐功,不能不使我的景仰之情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

达摩面壁,是为了悟道,他是自觉自愿的,而我们经历比他更长时间的“面壁”修行,却并非出于自愿,而是被迫地接受 “知识”和“文化”的灌输。因为我们被告知,如果不经历如此漫长的“坐”的岁月,我们就没有知识和文化,就无法生存,我们就是一个无知无识没文化被社会抛弃的废物。

然而果真如此吗?

这完全是一种恐吓,它高举着“文化恐怖主义”的大棍。

二. 一个人独立生存究竟需要多少知识

一个人能够独立生活大概最需要两方面的“知识”:一方面是生存的技能,一方面是生活的信仰。

前者其实很简单,老早拜师学艺的学徒,像学铁匠、木匠、瓦工、泥工这一类的活儿,三年不出师的话,师傅是要把你逐出师门的,并且不承认你是他的徒弟,也不让你对外人称他为师傅,为什么?说明你不适合干这个行当,不是吃这碗饭的料,如果你还要硬做下去的话,会辱没师门的,所以你还是另行择业,另谋他就的为好。

其实就是这样简单,一个人熟练地掌握一门生存技能,一般只需要两三年的时间,过去如此,如今仍然还如此,在生存技能上,三年学习不会的复杂工作属少数。所以我们今天看到斗大的字不识几个人走南闯北,甚至于大发其财,千万不要心不平气不和,他们掌握了生存的技能,从入行开始,到独立门户,也不过两三年功夫,然后越做越大,越来越发达了。而大学毕业甚至于研究生毕业,进了社会后还缺乏生存能力,还得从头学起如何生存,却成为当今社会的普遍现象。两相比较,我们也可以得到启发,学习生活技能最有效的方法就是边干边学,边学边干,这样学习的目的性很强,学习的效果马上就能得到检验,今天所谓的生存技能教育实在是少、慢、差、废,究其原因,主要的症结在于:

第一,学习与实践严重脱节,学了的东西不知道今后会有什么用处,而且学了的东西在今后的生存中常常没有用处,学习基本上是无的放矢。一年前我问我所任课的高中二年级的学生:你们到目前为止,所学习过的数学知识在生活中用过了多少?回答:加减乘除,上超市和菜市不被欺骗,其他的,基本上用不上。

第二,学习不尊重学生的个体差异和兴趣爱好。我们做这样一个假设,抛开人口迁移和人为择校等因素,一个班级的孩子从上幼儿园到高中毕业会是这样一种情况:他们十二年时间面对的将是相同的学习环境,相同的教师,相同的教材,相同的教学方法,十二年之后他们才可以有一次自己的选择(我们这里还是假设大学的志愿填报选择空间广阔,并且能尊重学生的选择),才能够接触到“专业技能”的学习,才开始为稻粱谋。

事实上大学毕业时仍然没有学会生存的学生大有人在!

原来如此:我们的屁股离开了板凳之后,才意味着我们生存学习的真正开始。

三. 生活的信仰真的能“坐”出来的吗

生活技能的学习是生活中最简单的部分,它是为了维持人生物存在而存在的。而生活的信仰的建立,才能根本地将人与生物以及将人与他人区别开来,它关系到了人的生活的价值和品位。人对于生活是否幸福的感受主要来源于人的信仰:达摩面壁九年,从入定到出定,对他来说只是一瞬而已,他是幸福的。

我在给上一届高二学生开一个“重拾理想”的主题班会时,听到学生说的最多的便是“我的理想是考上大学”,我问学生考上“理想”的大学了之后干什么,他们的答案也如此一致:“有一个好工作!”那么什么才算“好”工作呢?“挣钱多!”“权力大!”……找到了好工作又如何呢?他们这一代回答这样的问题的时候已经不再羞涩了:找个好媳妇或者找个好老公。哈——哈——哈,这怎能不让我想起了那个笑话:放牛娃说放牛是为了娶媳妇,娶媳妇是为了生孩子,孩子长大了放牛,孩子放牛还是为了娶媳妇,这是何等简单的轮回啊,这是多么功利的生活理想啊:从本质上讲,“上大学”的人生理想与“放牛”的人生理想没有任何区别,仍然只是为了维持生物的存在而已,这不过是现代版的《放牛娃的故事》而已!

与生活的信仰相比,生活的理想还是显得有较强的功利性,因而我们“坐”出了放牛娃的生活理想的同时,我们哪里敢期待会“坐”出完全处于形而上的信仰来!有人说我们不是一直在抓观念和主义的教育吗?是有,从孩子的屁股坐到板凳上那一刻起我们就开始了观念和主义的灌输,然而一旦他们离开板凳走进社会,十数年的灌输往往在瞬间就被社会严酷的现实颠覆。信仰处于形而上,但是又不脱离生活,所有的信仰都不是与具体生活无关的空洞理论,它需要在生活中反复地实修和实证,如此才能使人对信仰生起不可动摇的信心;否则,再美妙的信仰都只是水中月和镜中花——看起来很美。因而没有经过社会实践洗礼的信仰永远都是坐着的姿态,不能指望它有坚持的站立能力。

原来如此:当我们的屁股离开板凳之后,我们信仰的种子才会发芽,才有可能生根!

四. 我们到底要“坐”出什么“正果”

我们的教育究竟是怎样为孩子预设的?

达摩九年“坐”出了正果——了脱生死,来去自在,开启智慧,渡化众生。他还在中国开一大宗派,成为中国禅宗初祖。

然而我们又“坐”出了什么?

弯腰曲背耸肩近视体虚气短——“坐”坏了身体。

孤陋寡闻缺德少志背信弃义——“坐”坏了心智。

过去,我们在批判应试教育时认为它培养出了高分低能的学生,其实这是在抬举它。如果仅仅培养出了高分低能的学生,已经算是“恶果”,那么这个“恶果”还只是现行教育体制中极少数的“精英”部分,除了这一小部分“精英”之外,现行教育体制更多的“产品”是什么?

毕竟占有绝大多数教育资源的县、市、省和国家等各级“重点”学校是少数,更大部分的非重点才真正能体现现行教育体制的教育效果,而独立在公立学校之外的少数私立学校正承受着现行教育体制下的恶果。

以中学为例,我们再把品行纳入评价现行教育体制的系统内,其评价的结果更让人惊心:高分高能高品体健的学生罕见,高分低能高品体健的学生也少有,其他的低分低能高品体健和低分低能低品体弱的学生数目之巨令人心悸。

动手能力差的问题我们曾经批判得够多了,当然现在不批判了并不意味着问题已经解决,这个问题还很严重,高中毕业的学生不能把高中有限的几个物理、化学和生物实验独立做完,这是普遍现象。但是我不想在这里赘述,我只想强调学生“坐”坏了身体健康和“坐”出了心理扭曲、道德缺失的问题——其实这些问题一直存在,只是被我们忽视得太久了。

十数年如一日的“枯坐”生活,是根木头也该“坐”朽了,这种极不科学的面壁生活怎么能够保证一个人的生理和心理健康呢?

一年前我曾在一所私立学校任教,就以其中一个45人的班级(高中二年级)做参考,这是一个学习成绩在年级排名中等的班级(全年级十个班,这个班一学期以来,大大小小的考试中,综合排名均为第五),全班不戴眼镜能正常读书的学生只有14人,全班让人看起来挺拔的学生只有8人,全班脊椎已经明显变形的有 6人,男孩儿曲背和女孩儿含胸是极为普遍的现象。

也是这个班,有严重心理问题的学生有两名,一名有自残行为,一名有自杀倾向。而行为习惯不良和道德缺失的问题令人触目惊心,我评价一个学生优劣的标准只有最基本的三条,第一,诚实;第二,文明;第三,有上进心。整个班级不能同时达到这三条基本标准的占了绝大多数,我不清楚,这一批人将来走进社会以后将是怎样的一批人?

现阶段,全国各地高中招生都采取分层选拔方式来进行,这是大学的招生模式的翻版,省重点中学先拔优生(以学习成绩论优劣,后同),市重点再拔次优生,县重点又拔中等生,非重点只能接收差等生,还有一部分学生差到了拿钱也没有公立学校接收,就淘汰给专收这类学生的私立学校,事实上这一部分学生都是被排除在现行教育“计量”之外,他们的好与坏在正式的数字统计中往往不具备任何参考价值。

可是,因为我认为教育应该遵行“一个也不能少”的原则,所以我还是把这个不在“计量”之中的例子举出来了。

公立中学随着重点级别的提高,学生的学业成绩、上进心(或者叫功利心更准确些)、品行也呈梯级上升趋势,但是健康状况却随学业要求的提高呈下降趋势,以视力为例,近视的比例大大提高,往往达到就学人数的70%左右(笔者当前所在学校为四星级学校,所带两个班学生近视比例分别为73%和 74.1%)。另外潜在的心理问题还在被忽视着,在高考成绩定“生死”的评价体制下,如果不多出几个马家爵,学生严重的心理问题是不会被重视起来的。

五. 给我一个继续坐下去的理由先

“我”——这些正在被迫练坐功的孩子,他们未必有胆量提出质疑,虽然他们对一味地坐下去心里有一万个不愿意。于是我这个已经坐残了的人就替他们来质问一声:“告诉我一个继续坐下去的理由先!”

为人父母的我们对于自己的孩子常常怀有共同的心理:当孩子生病的时候我们都在祈祷:只要孩子的身体能够健康,哪怕学习不好也行!当然孩子病一好我们就立刻变脸——学习无论如何都要搞好,总之,为了搞好学习,他必须继续坐下去!

同样,如果我们的孩子身体倍儿捧,学习水平也一流,但是我们的孩子可能是马家爵——心理不健康,于是我们又该祈祷了:孩子的学习可以不好,身体也可以不好,但一定要让他心理健康,人格健全,不然是就是家庭和社会的祸害了!可是如果我们的孩子只是潜在的马家爵,而我们又毫无知觉,我们一定还会无比陶醉的:孩子身体很结实,更重要的是学习很好,为了将来考一个名牌大学,还是让孩子继续坐下去吧!

最后,我们还会说:有什么办法呀,你没有看吗,全国的孩子们都在练坐功呢,我们的孩子怎么能不坐呢?这当中有一个潜台词:要坏大家一块儿坏了,怕什么!
事实上也如此:自己家的孩子如果近视了,看到别家的孩子也近视,就觉得近视并非身体不健康;自己家的孩子背弯曲了,看到别家的孩子也是曲背,就觉得曲背并非身体不健康;自己家的孩子手无缚鸡之力,看到别家的孩子也很衰弱,就觉得衰弱并非身体不健康;自己家的孩子无社会责任感,看到别家的孩子也无社会责任感,就觉得无社会责任感并非心理不健康;自己家的孩子心无大志,看到别家的孩子也莫不如此,就觉得……

真搞笑,我不知道除了这些,我们还有什么理由让孩子们继续坐下去呢!

六. 一位中科院院士的忠告

2007年10月2日,耄耋之年的中科院院士匡定波老先生因为母校百年校庆回来了,为激励在校学生,学校特地邀请院士与其他几位卓有成就的校友参加“杰出校友与同学见面会”。

当主持人问院士:“您在母校百年校庆时回来了,您觉得母校又发生了哪些变化?”

院士深情地说:“母亲的硬件建设越来越好了,但是你们的读书环境越来越差了。说真的,我比你们要幸运,我在母校读书的时候,享受着美好的田园生活,那时候母校有自己的农田,有从母校流经的小河,走出校园到处都是自然风光,眼界十分开阔。我那时候总是满田野里跑,捉蜻蜓,钓龙虾,放风筝,游泳,徒步……而今天学校的周围都是高大的建筑,没有自然风光了,你们再也不能享受那种亲近自然的自由生活了……”院士说到这儿语调有些伤感。主持人也沉默了,也许是因为院士的回答与他的预期有较大差距。

见面会结束的时候,每一位杰出校友给在读的学弟、学妹们写一句赠言,院士翻开他的写字板,上面赫然写着:“对生活保持好奇心!”我们的孩子在童年时曾经非常好奇,我们的孩子在少年时曾经也还算好奇,我们的孩子进入青春期的时候他们还有多少好奇?未来进入大学他们还好奇吗?走出了大学的校门之后,除了好工作、大票子、美满的家庭之外他们对生活还会产生别样的好奇吗?

十几年日复一日地枯坐在水泥格子里,孩子们的好奇心都被压在屁股下面碾死了!

七. 我们的教育能换一种不坐的方式吗

如果我们继续采用坐的教育方式来对付我们的孩子(一代又一代),我们的人种会不会因之而产生新的“进化”呢?按进化论讲,人的手脚功能分离是因为劳动,那么未来的人会不会因为新型的“劳动”而变成这样一种模样:头大、屁股大,手脚纤细,背弯曲,弱视。我想应该是这个样子吧,据研究,人类的脑量就是因为不断用脑而不断增大。相类似,我们的屁股因为坐功而变得硕大,我们的视力因为坐功而衰弱,我们的手脚和脊背也必将因为坐功而产生着相应的变化。

未来的人们生下来就如此,总的概括起来就是“两大、两细、一弓,一弱”的身体特征:我们今天的审美标准将被颠覆。

如果不想如此,那么我们就要着手改变我们的教育,并且先从废止“坐着的教育”开始。

我们必须规定小学生每天坐在教室里的时间不得超过三节课(每节课20分钟),超过了就违法。那么其他非坐的时间干什么?如果一个合格的小学校长不知道这一点,他最好下课。

我们必须规定初中生每天坐在教室里的时间不得超过三节课(每节课30分钟),超过了就违法。那么其他非坐的时间干什么?如果一个合格的初中校长不知道这一点,他最好下课。

我们必须规定高中生每天坐在教室里的时间不得超过三节课(每节课40分钟),超过了就违法。那么其他非坐的时间干什么?如果一个合格的高中校长不知道这一点,他最好下课。

我规定所有中小学课程设置,课程标准首先要为“坐”来定量,凡是只能坐着学习的课程一律砍掉。

我们规定学校每出现一个脊椎弯曲的学生就属于重大教育事故。

我们规定小学在校生近视率超过5%该校就停办,初中在校生近视率超过10%就学校停办,高中在校生近视率不得超过15%学校就停办。

我们规定学生心理健康测试成绩是高校录取的重要依据,也成为衡量高中办学资质的重要依据。

我们规定大学四年里,学生在校时间总量不得超过两年,其他两年需要有相关专业的实践场所,如果大学不能提供学生相关专业的实践场所,大学就停办。

……

我们拒绝再把孩子交给呆板的教室和冰冷的板凳!

来源:http://bbs.yzwb.net/read.php?tid=100524

目前有 2 条留言 其中:访客:2 条, 博主:0 条

  1. chen hei yan : 2008年10月05日05:50:15  1楼

    very good!

  2. s : 2008年11月26日15:00:18  2楼

    说得不错,很好,至少我说不出来。呵呵,以前,我也是这么想的,这么说的,甚至还想这么做——将来有能力,自己办一所学校,实行新的制度。不过,看或一个电视节目以后就不想不说了。
    现在说理由:问大家,教育局长、领导干部们知道我国的教育体制不好不?知道!要是他不知道,那他死一百遍也不够平他犯下的罪。各位教师朋友们,他们知不知道?也知道!那为什么教育体制一直都没有改革呢?甚至可以说,差不多全中国的人都知道,可是为什么一直没改呢?

    其中的诸多原因,怕不是不想,而是不能!

    所以,教育体制只能由着他慢慢地改变,而我们能做的,就是出一些可以推动他发展的“小点子”!让他向我们希望的方向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