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Uncategorized > 正文
再问:幸福是什么?
2007年05月20日 Uncategorized ⁄ 共 2888字 评论关闭 ⁄ 被围观 53 views+

  幸福是什么?怎样的人生或者生活才是幸福的?
  或曰:吃得下,睡得着,不生病。
  或曰:尽可能多的拥有金钱。
  或曰:儿孙满堂,享受天伦之乐。
  或曰:官场得意,平步青云。
  或曰:成为名星或者名人。
  或曰:少工作,多游玩。
  或曰:中百万大奖,一夜暴富。等等。

  应当说,每个人的答案都似迎风摇摆的法桐树叶一样,没有一片是完全相同的。美国佛罗里达州立大学历史系教授达林-麦克马洪即使花了六年时间研究幸福,并写了一本关于幸福的书–《幸福:一部历史》,也依然没有能给幸福一个明确的说法。

  其实,幸福只是人对人生或者生活的一种感觉。正如麦克马洪所说:如今,如果你问什么是幸福,我只能这样告诉你,幸福就是感觉良好。

  尽管如此,幸福经济学的研究表明,幸福还是有一些基本的准则:真正的贫困绝对不是幸福。与此相一致,经济学的指导原则指出:”收入的根本作用,就是让人幸福。”我不是研究幸福的学者,也不是幸福经济学家,但我依然固执地想说说我的粗浅的幸福哲学。为了便于表达和记忆,我将我的幸福哲学概括成如下几个关键词:

  之一:体魄。早在湖南师范读书时,毛泽东就意识到身体对生命和人生的重要意义,大声疾呼要”野蛮其体魄”。但是,在现实生活中,许多人(特别是青壮年)并不在惜自己的身体。在健康的时候不知道珍惜健康,只有当失去健康的时候才知道健康原来如此重要。有道是:今天用健康换金钱;明天用金钱买健康。这是怎样一种悲哀?最为让人痛恨的是,当下我们的主流文化在宣传所谓先进人物的先进事迹时,总是喜欢在”忘我工作”、”带病工作”、”超负荷工作”上浓墨重彩。其实这是一种误导。一个人如果以牺牲健康为代价,来博得所谓”事业”或者”功名”,这无异于舍本逐末,正所谓”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之二:心态。翻阅报纸,我们几乎每天都能看到某时某地某人自杀的消息。南京长江大桥、黄山等风景名胜之地,经常成为自杀者结束生命的墓地,即使像玉龙雪山这样远在天边的高峰,也无法挡住自杀者接二连三的脚步。一项关于中小学生心理健康状况的调查表明,中小学生中精神异常、失常和采取极端手段结束生命的学生数量有明显增多的趋势。是什么原因使这些风华正茂的生命走向绝路?一个根本的原因就是心理脆弱。面对这个”唯利是图”的世界,升学求职、购房买车,哪一件事情是轻松的?面对金钱、阴谋、爱情,许多生命不能承受如此之重,等待他们的只有一个选择:结束生命,寻找永远的解脱。古人云:不以物喜,不以已悲。这是一种超然物我的境界。有了这种境界,我们的心态就会变得淡然、坦然,原本很重的事件我们便会看得很轻,拿得起,放得下,于是,便少了许多焦虑、烦恼、痛苦。

  之三:收入。在商品社会里,毫无疑问,没有钱是万万不行的。收入是经济基础。恩格斯曾经说过,人们首先必须吃喝住穿,然后才能从事政治的、经济的、文化的、艺术的、宗教的活动。当下,对许多人来说,最烦心的是头上有新”三座大山”:上不起学,看不起病,买不起房。仅就房子而言,许多青年为了在城市拥有一套自己的房子,安身立命娶妻生子,只有拿青春赌明天,不惜举债数十万元甚至上百万元买房,成了名符其实的”房奴”和”负翁”。其实,有钱也不是万万都行的。大量事实表明,对于官员、商人、名星以及所谓中大奖者,过多的金钱并没有给他们带来幸福、快乐,因为怕被人勒索,因为怕东窗事发,因为怕被人抢劫,他们金钱反而为金钱所累,有钱不敢花,有的因此精神失常,直到走上绝路。因此,收入首先有一个道的问题–君子爱财,取之有道。然后有一个度的问题–拥有多少财富最好?

  之四:消费。对于生命与生活来说,拥有金钱本身不是目的。我们挣钱,主要还是应该为了提高生命与生活的品质。有些人很会挣钱,但很不愿花钱或者很不会花钱。无论是中国还是外国,都有许多”守财奴”的典型。严监生也好,葛朗台也罢,虽然都是文学作品里的人物,但在日常生活中我们会毫不费力地找到他们的原型。俗语说得好,钱乃身外之物,生不带来,死不带走。由此可见金钱的意义只在于生命的过程。挣钱要有本事,花钱要有学问。幸福经济学说的非常直截了当:金钱让我们拥有更多的选择,同时给予我们一定的自由。这里的关键是:我们如何进行”选择”以及如何享受金钱带给我们的那份”自由”?其实答案只有一个:做自己喜欢的事。

  之五:交往。作为生命,每个人都生活在一定的自然和社会关系中。交往有一种选择性。有的人喜欢与自然交往,名山大川,草原绿洲,都是心灵向往的地方。心灵向往,脚步自然就会走到。人本是从自然中来,每一次与自然的交往中都会获得新的能量,所谓”吐故纳新”,说到底就是要与自然交换能量。当下,许多人也在走向自然,但是,他们不是看风景,而是看人头;不是与自然交换能量,而是脚踏实地破坏自然。有的人喜欢与社会交往。所谓社会,说到底是人与人的关系。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在现实生活中,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人际圈子。与人交往有明显的价值取向。”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刘禹锡选择与”鸿儒”交往,显然因为自己是知识分子,鸿儒是学问大师,与其面对面,自然有益于自己学识学养的提高。

  之六:爱好。有道是:花不可无蝶,山不可无泉,石不可无苔,水不可无藻,乔不可无藤,人则不可无癖。古人讲癖好,现代人讲爱好,其实都是一回事。在现实生活中,每个人都或多或少的拥有闲暇。癖好让闲暇变得丰富,让生命变得深刻。有人偏爱购物–多数为女性,据说有人逛一天商店都意兴盎然,一点倦意都没有;有人偏爱收藏–许多人因为特别喜欢某一类东西,结果穷其一生精力、财力都在寻寻觅觅。有人偏爱饮酒–有的一天两顿甚至三顿,即使没有菜也能将酒喝得酣畅淋漓。有人偏爱旅游–只要有时间,脚步便不会停下,或者徒步,或者驱(骑)车,或者乘船,哪里有风景,哪里有风俗,哪里有风情,哪里就有他的身影。等等。爱好是一种闲情雅趣,它需要时间,更需要韧性。不敢想像,一个人如果没有爱好,他的生命与生活会是怎样一种平庸与无聊。

  之七:自由。对我们来说,这是一个奢望。在现实生活中,许多人感到很累,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缺少自由。虽然我们一直在强调民主与法制,但是,无论是在单位,还是在公司,一切都还是少数人甚至是一个人说了算。官大压死人。因为官大,他说的话就是真理,你就不能提出疑义;因为官大,他做出的决定就是正确路线,你就必须认真执行。即使是法定的休息日,如果他说工作需要,那你就得老老实实前来上班,至于你是否愿意,免谈。应当说,与以往相比,我们已经有了许多自由,至少心里有什么话都可以用这样或者那样的方式说说了,但这还远远不够。法律规定公民有这样那样的自由,但是到现实生活中,几乎没有一样事情你可以随心所欲。最让人痛苦的是,你手里明明握着真理,但就是时时处处碰壁,于是,你不得不扭曲人格,“媚心而从俗”,说自己不喜欢的话,做自己不喜欢的事。

  写到这里,忍不住要问:作为一个生命,活在当下当地,你是否觉得幸福呢?!

  如果感到幸福你就拍拍手/如果感到幸福你就跺跺脚/如果感到幸福你就伸伸腰/如果感到幸福你就挤挤眼儿/如果感到幸福你就拍拍肩……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