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克里希那穆提不全集 > 正文
内心的开花结果
2006年12月25日 克里希那穆提不全集 ⁄ 共 7122字 评论数 1 ⁄ 被围观 236 views+

  与布洛克伍德学校师生对谈

  克里希那穆提:今天早上让我们大家一起来谈一谈。在这个生活团体里,我们每一个人有没有成长和开花结果?我们是不是在追寻某个狭窄的窠臼,以致生命快结束时我们才发现,我们从没有真正开花结果的机会。

  我认为作为布洛克伍德学校的学生,我们不应该只关心自己长高了或长壮了,而是应该看一看有没有任何东西在阻碍我们真正的成长和开花结果。我们大部分的人几乎从未开过花,因为在成长的过程中发生了一些事,使我们变得愚笨和僵死。我们的内心从未得到深刻的滋养,也许因为我们周遭的世界要求我们变成一名专家 ——医生、科学家、考古学家、哲学家等等。这也许就是我们无法在心理上真正成长的原因。我想这就是我们这个生活团体里的师生应该探讨的问题——看看有没有任何东西在阻碍我们开花结果?我们是不是深深受制于我们的社会、父母、宗教和我们的知识?这些环境里的影响是不是真的在阻碍我们开花结果?你们了解我的问题吗?你们好像并不了解?

  如果我是一名天主教徒,我的心智、我的脑子和我所有的心理结构都已经受限了,不是吗?我每个礼拜天上教堂望弥撒,教堂里薰着香,气氛非常的美,你可以见到许多人,还能听到神父的祈祷。这一切都会局限你的心智,因此它永远无法开花结果,这点你了解吗?我按照一个特定的窠臼、特定的道理、特定的系统行事,然而那特定的道路、系统和特定的活动本身就是局限,因此永远无法开花结果,我们这里是不是正在发生这件事?

  我们是不是深深受制于生活中所发生的许多意外和事件?来自家长的压力和要求,是不是阻碍我们自在而又快乐地成长?如果是,那么生活在布洛克伍德学校能不能帮我们突破我们的局限?如果不能,那么布洛克伍德学校又有什么意义?世界上成千上万的人从未活在这份深刻而又流畅的感觉中,如果我们长大之后和他们一样,那么布洛克伍德学校又有什么意义?你们了解我的问题吗?我并不是在演讲,这是一个对谈,你们了解吗?

  学生:你知道吗?外面有太多的压力了。

  克:太多的压力。没错,外面是有太多的压力。让我们慢慢探讨。如果一点压力也没有,你会做任何事吗?你现在有可能把注意力放在这项讨论上吗?我正在给你压力,你了解吗?我并不是在逼你入死角,我只是在指给你看,但是因为你不敢看,所以就成了一股压力。你想在生活里找乐趣,你想做某件事因而忽略了其他事,但是如果没有任何压力,你还能活跃吗?你有没有可能变得愈来愈懒、漠视和衰萎。你将来也许会有丈夫、妻子、孩子、房子和一份工作,但是你的内心却永远无法开花结果。

  因此我们有没有在接受正确的压力?我指的不是强制的压力,也不是强要你模仿、成功、进阶或变成某某人物,而是要帮助你在内心里得到成长的压力。如果内心不能开花结果,你就会活在日常琐事中,到了50、60或80岁的时候就死了。这便是一般人所过的生活。当你观察到这些的时候,你的反应是什么?你的看法是什么?

  学生:你可能会问这样的生活方式有没有意义?

  克:喂!老朋友,你知道吗?当他们年长时,鲜有几人是真正快乐的,因为压力太大,竞争太激烈,一千人之中只有一人能找到工作,而且人口过剩。世上的每一件事都变得愈来愈危险。如果你观察到这一切,你的反应是什么?

  学生:我能看到我的父母愈来愈老,我也发现他们愈来愈没有安全感。他们东奔西跑,而他们的人生并没有任何意义。

  克:你的意思是,大部分的人都在追求身体的保障和安全感,但在生理上和心理上的保障能不能令你开花结果?“开花结果”这个词的意思就是“成长”——像地上的花朵没有任何阻碍地成长。那么你有没有在追寻生理上和心理上的安全保障,你有没有在心理上倚赖某个人、某种信仰,或认同某个国家、某个团体?你是不是在学习某样特殊的技术,以便将来得到外在的保障?你是不是在追寻某种知识,以便得到内在和外在的安全?

  要想弄明白你就必须提出这所有的问题,不是吗?心理上的安全感到底存不存在?你了解我的问题吗?我有非常多的理由倚赖我的丈夫、妻子——为了舒适、性和鼓励;当我感到孤独和沮丧时,有一个人会对我说:“一切都没问题,你做得非常好。”他把我背在背上,使我觉得很舒服,因此我愈来愈倚赖他或她。这样的关系有保障吗?请和我一起讨论。

  学生:这样的关系是非常脆弱的。

  克:这样的关系确实很脆弱,那么关系里头真的有永久的保障吗?你可能会谈恋爱——不管这句话是什么意思——过了几年你可能执著于某个人,在各方面你们都可能彼此倚赖。在那个关系里,你一直企图重复那份感觉,不是吗?在你没有完全捆绑自己以前,何谓“坠入爱河”,你是不是应该探讨一下?人际关系之中真的有保障吗?这并不意味你就必须绝望和孤独。

  就是因为你独处时感到孤独与不舒服,就是因为你内心有所不足,你恐惧自己无法独处,才会逐渐执著于别人,因为你吓坏了。结果会如何?你同样会失去那个执著的对象,那个人可能会离开你或爱上别人,因此我认为我们必须质疑关系之中到底有没有保障?如果你发现关系之中并没有保障,那么你还得问爱情之中有没有保障,你了解吗?很显然你不了解,好,让我们继续谈下去。

  我执著你,喜欢你,我“爱上”了你,我想有性爱,我想结婚生子,还有其他的事情。然而这份执著能永远持续吗?还是它其实非常脆弱,非常不确定与不可靠?我想让它变得可靠,但其实是不可靠的,不是吗?我们还是会说关系之中有爱情,然而爱情之中有保障吗?我们所谓的爱情到底是什么?现在我们有没有在共同思考这个问题?

  我的第一个问题是:我们有没有可能开花结果、成长、因翻越这些山头而雀跃不已?还是生活永远是沮丧的、孤独的、不幸的、暴力的、愚蠢的?你明白我的意思吗?这是头一个我们想要弄清楚的事。布洛克伍德学校有没有在帮助我们开花结果?

  不可避免地,你在布洛克伍德学校会和许多人产生关系;你们每天都会见面,你也许会爱上某一个人,是不是?于是你就开始执著于那个人,你一旦产生执著,就会希望那份执著能延续,不是吗?永远延续下去。现在你想弄清楚,有没有任何事是永恒的,那个关系是不是永远的?

  如果你说它不是永恒的,你又怎么知道它不是永恒的?你也许会结婚,但是那个关系中有没有冲突、争执、孤立或倚赖?你说没有,但你为什么这么说?我想弄清楚你为什么这么说。在你谈恋爱和结婚的第一年你会不会这么说?5年、12年以后,你会不会说:

  “我的天啊!这里面根本没有保障嘛!”

  同时你必须去发现在这样不安全、不确定的关系中——其中充满着恐惧、乏味、惯性、重复,20年、30年、50年都看着同样一张脸——你有可能开花结果吗?你有可能成长吗?你有可能变成最美、最完整的生命吗?同时你也必须去弄清楚,你是不是真的处在所谓的爱中——一个已经被滥用的名词——你能不能开花结果?

  学生:首先这个关系必须是超越两个形象的。

  克:你指的是不是男女双方所抱持的只是彼此的形象罢了,而我们希望这些形象、画面或结论能永远持续?

  学生:关系之中有那么多肤浅的东西,因此没有时间检查什么才是真的。

  克:我们首先谈到的是,你认不认为开花结果是重要的——它的重要性、它的真相、它的必要性和它的美——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有没有帮助你开花结果?我们常说我们很爱对方,那份爱能不能滋养人类的心智、人类的情感?

  接下来我们又提出一个问题:在布洛克伍德的生活有没有帮助你成长,使你健康?不只在技术上,同时也在内心深处帮你去除所有的障碍,使你成为一个完整的人,而没有任何的神经质或不平衡。

  现在我们就必须问什么是爱了。你认为它是什么?你爱你的父母,你的父母也爱你,至少他们这么说,而你也这么说。我们的基础是不是很危险?先不要回答我。如果他们爱你,他们会从一出生的那一刻就不让你受限,帮助你开花结果,因为你是一个人。如果你不能开花结果,你就被困在这个世界,而且会毁灭其他的人。如果你的父母爱你,他们会让你受正确的教育,不只是培养就业的技术,而且不让你有任何内在的冲突,将来不会在战场上被人杀害。如果我真的爱我的儿子或女儿,我绝不愿意我的儿子受完教育刚满20岁就被乱枪打死,然后被葬在肮脏的土地上,还替他树立一个大理石的纪念碑或十字架;我不想让他变成一流的生意人,只会赚很多的钱;也不愿意他变成一位杰出的专家,替这个世界零零星星地帮一些忙——建造更好的桥、变成更好的医生、制造更好的药物。

  这些又为了什么目的?

  那么到底什么是爱?你认为它是什么?你是不是必须去弄清楚?你们难道不认为弄明白它是非常重要的吗?观察一下四周的人,包括你的父母、祖父母、朋友等等,他们全都在用“爱”这个字,然而他们争吵、竞争,甚至想毁灭对方,这难道是爱吗?爱对你而言是什么?

  学生:它很难加以讨论,因为你听到周围的人都这么用它。

  克:你的感觉是什么?对你而言,爱是什么?我想你一定时常用到“爱”这个字眼。你也知道“恨”这个字的意思,你一定了解那份感觉。敌对、愤怒、嫉妒,这些都是恨的一部分,即使竞争也是恨的一部分。因此你很了解那份恨某个人的感受,你可以很清楚地把它说出来。然而爱是不是恨的相反?

  学生:那感觉好像是相反的。

  克:我知道,因此你有没有可能同时在心中出现爱与恨。

  学生:我们从来不同时用这两个字。

  克:让我们继续讨论下去!你有没有爱与恨同时出现的经验,还是某个感觉被挤在某个角落,另一个感觉被挤在另一个角落,然后说:我恨某个人,而我爱另一个人。但是如果你心中有爱,还会恨某个人吗?你还可能杀死某个人,丢炸弹或做其他在这个世界上发生的事吗?

  让我们回到头一个问题:我们这里的师生觉不觉得成长、成熟和开花结果是最重要的事,不只在身体上,同时也在内心深处?如果你不觉得,那么在这里受教育又有什么意义?考试及格,得到一纸文凭,找到一份工作,然后成家立业——这些能不能帮助你或帮助他人开花结果?

  学生:你所谓的内心深处是什么?

  克:请仔细一点。如果爱不是思想,如果它不是以思想为基础的,那么关系又是什么?如果思想不是爱,那么你那奠基在思想中的关系要怎么办?

  我告诉自己我已经看到这个事实——不是概念,而是事实——那就是思想绝不是爱。但是我已经结婚生子,我有妻小和母亲,我们彼此之间的互动关系,都是一些意象的活动——我替我的妻小及母亲制造的意象。然后我又把这些活动称为“爱”。现在我终于看到这些关系都是以意象作为基础的。另外我也很清楚地看到爱绝非思想的产物,爱不可能是思想的活动。那么接下来我和母亲及妻小的关系将会怎么样?这个问题会不会太难回答?

  学生:你的看法如何?

  克:“我的看法如何”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如何”是不存在的——因为爱不是一个机械化的东西。老朋友,你难道不能看到这一点吗?简化一点,你想说的是什么?

  学生:如同你所说的,爱和思想一点关系也没有。

  克:爱和思想无关——到这里就该完全停止了。因为我很清楚地看到,思想根本是四分五裂的活动。这是事实,而不是概念。但是我已经结婚,我也有了妻子。我一旦发现我的关系一直都是以意象和思想作为基础的,这时会发生什么事?你们了解我在说些什么吗?

  学生:你是不是想说,那个被我们称为“爱”的,以意象作为基础的关系,和你所说的关系是不一样的?

  克:我又要重复同样的话了。好!首先假设我“坠入了爱河”;然后我结了婚;我已经结婚好多年,也有了小孩,我对我的妻子一直抱持着某个意象。她对我唠叨,她掌控我,她欺负我;或者我掌控她,我欺负她。我们一直维持着性关系。我建立了一个她的影像,而她也建立了一个我的影像。这是一项事实。换句话说,影像的建立就是思想的活动。除非你能看到这一点,不要脱离这个主题!现在你出现在我的面前,并且告诉我思想是四分五裂的。你很仔细地告诉我原因——因为它受制于时间、记忆和知识,所以是十分有限的。如果我认清了这一点,接下来的一步就是——我看到我和母亲及妻小的关系也是受限的——那么我该怎么办?你们之中有没有人看到了这一点?

  我一旦发现我和妻子或男女朋友之间的关系,根本是四分五裂的时间的活动,那么会发生什么事?发现了这个事实之后爱又是什么?爱难道是四分五裂的影像、意象和回忆吗?

  学生:起初坠入爱河的时候,你确实看到了很美的东西。然后你就想把它结晶化。

  克:你真的看到了很美的东西吗?不要那么快说是。你真的看到很美的东西吗?如果你看到一棵树、一个女人或男人、一朵云、一片汪洋的大海,你能不能看到它非凡的美,然后维持在那个状态中?你是真的看到了,还是在观念上认为它美?

  学生:在那一刹那,我是真的看到了。

  克:那一刹那发生了什么事?

  学生:心中没有任何的文字。

  克:这又意味着什么?心中没有念头,对不对?因此只有当心中没有思想活动的时候,美才会出现。你同意这一点吗?(学生点头)啊!你同意了。为什么?你们有没有在注意听?当你心中没有任何念头时,你看到了某样充满着美的东西,这份感觉多么不可思议啊!但是你能不能维持在那个状态,而不转移目标,维持在看云的那一刹那?因为没有思想的运作,所以喋喋不休的念头就消失了。你一旦看到某样美得不得了的东西,思想便完全消失了。

  请仔细地听,仔细地观察。那片巨大而透明的云朵把你整个吞没了,是不是?换句话说,你不见了。你能看到这一点吗?再往下推演:一个小孩完全沉浸在自己的玩具中,如果你把玩具拿开,他又会开始捣蛋。这就是当时所发生的事——先是云朵把你吞没了,后来云朵飘走了,于是你又回到自我中,对不对?

  如果你的注意力不放在山、云、树、鸟鸣或大地的美之上,你的心能不能完全空掉?你了解吗?把玩具拿走,小孩又开始顽皮起来,他会大叫大嚷,这时你给他另一个玩具,那个玩具马上能吸引他的注意力。我想问的是,如果没有玩具,也就是没有任何东西能吸引你的时候,你的自我有没有可能消失?请回答我的问题;弄清楚它。

  因此你一不存在,思想一旦消失,美就出现了。

  所以,爱绝不是思想,是不是?你是否已经看到它们的关联?这一点我不想讨论,如果你看到了当中的关联,请把它放下。

  我爱你,你吸引了我,我要你,你看起来很漂亮,你的头发很美,我的腺体需要性之类的各种东西。我爱上了你,这是一种全神贯注的吸引力,于是我执著于你。但是过了一段时间,那个从前的我就会开始说话:没错,两年前的她确实很美,但是现在我已经不喜欢她了。当时我爱的是她的脸,可是现在你看看结果是什么?

  请看到这当中的真相:思想一旦消失,美就出现了。因此爱就是“自我”完全消失了,对不对?懂了吗?如果你真的懂了,你就尝到了生命之泉。

  学生:其中有没有全神贯注的感觉,还是要用别的字来形容那种状态?

  克:感觉是什么?如果思想没有了,你还会有感觉吗?仔细地检查一下。美是不是一种感觉?我们说过美之中是没有思想的。如果没有思想,还会有感觉吗?不要注意那些枝枝节节的部分,要抓住核心和要点。细节以后会谈到。最重要的是看到真相,也就是:思想一旦消失,美就出现了。当爱出现的时候,那个喋喋不休、充满着烦恼、焦虑和恐惧的“我”就不见了。“我”一不见,爱就出现了,对不对?

  学生:你看到一朵云,后来它飘走了,于是你又回到了“自我”。

  克:没错。每当你看到一朵云、某个美丽的东西或一只鸟飞过晴空,你喋喋不休的念头就停止了,是不是?因为你看到的那个东西更有趣一些。你在看电影的时候,绝不会思考自己的问题、担忧和恐惧。你只是全神贯注于剧情中,不是吗?电影一结束,你又回到了自己身上。不是吗?

  学生:我的认识只能到某种程度。不过现在开始有点清楚了。

  克:再往下推演:概念是你的玩具,理想是你的玩具,宗教是你的玩具,它们都能吸引你的注意。然而这些事情一旦遭到质疑或干扰,你就又回到自己,而且充满着恐惧。

  学生:世界上有没有任何一样东西在玩具的范围之外?

  克:我已经展示给你们看了。

  学生:是的,但是……

  克:不要只是但是!刚才那个话题我还要再多谈一谈。我们刚才说——请仔细地听——思想创造了这个世界。战争、生意人、政客、艺术家、骗子——这些都是社会制造出来的。社会就是我们和别人的关系,它是以思想做基础的。因此思想要为这乱七八糟的现象负责。是不是如此?还是只限于概念?如果你说这只是一个概念,那么你就不是在看真相了。对不对?现在让我们继续推演下去。我们说过思想是分裂的,它无论做什么都是四分五裂的。你能不能看到这项事实,就如同你看到我一样真实?“我”不是个概念:我坐在这里。你也许想把它变成一个概念,但事实上我确实坐在这里。

  学生:这些都是机械化的思想活动,然而它的背后有没有东西在利用它?

  克:你除了机械化的思想之外,没有别的东西了。但是你也不能说:“没错,这些都是机械化的活动,那么让我们看看别的东西。”思想必须停止。你一旦看到美,譬如一大片积雪的山峰,它们的广大就把你吞没了。但是一离开那些山,你又回到了自己家中的争执和妄念。

  因此,我要说的就是,请你们坐下来冥想,亲自去发现:顽皮的思想一旦消失,美就出现了。爱也是相同的。

  学生:那样的境界确实很下错,但是……

  克:那样的境界确实很不错,但我还是得回到我的伯伯、婶婶、我的母亲、我的祖母那儿去;而且我还得赚钱。这就是我们的问题。那么你该怎么办?如果你真的看到思想是最顽皮的东西、它在关系里会致命、它会摧毁爱,那么你该怎么办?你必须赚钱谋生,在这件事上你必须运用思想。你必须去看牙医,这时你的思想就运作了。当你去买西装或洋装时,你会作比较,在这件事上,你需要思想。但同时你也了解思想在关系中会致命。这样就行了。

  让我们重修旧好吧!

  心的对话:冥想

【上篇】
【下篇】

目前有 1 条留言 其中:访客:1 条, 博主:0 条

  1. 白驹皎皎 : 2010年06月17日10:30:25  1楼

    睿智的克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