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习官制度。海军在打仗的时候,如果船长打死了,那个舰长报销了,是没有办法马上回来的,也不可能临时是谁当舰长,所以海军有个见习官制度。这个制度给我一个很大的启示,所以我在我们公司设下了见习官制度,那就是说谁如果有这个资格够了,条件符合了,哪怕公司没有这个缺,也给他安一个见习官、见习厂长、见习副厂长、见习经理、见习副理、见习督导,这叫做两个用意:第一个提醒那个在位子上面的注意,他一不好这个见习的就上去替代他;第二个安息这个见习的,既然是见习官就表示随时准备有机会马上升上去,这种人通常不会离开公司,因为他自己已经知道,他被首肯、被认同、被接受为一个合格的管理者。只是没缺,No Vacancy,暂时没缺,但是一旦有缺他就上去了。

  那么你们公司在你的底下,有很多人明明是合格的,他知道他可能是一个见习官,他认为他有这个希望吗?也许你没有讲,他不知道,人家就走了。

  第二个,我个人的经验,也是我想起来的,叫做公文栏练习。

  什么叫做公文栏练习?我们一般人批公文,都是一层层地批上去,副理批给经理,经理批给副总,副总批给总经理对不对,但是如果你底下的那个副总经理准备做你的接班人。

  你是一个总经理,请问他在做总经理前,他会学总经理批公文吗?我认为你没有这样子给他一个机会。我不是这样子的,我在我们公司设下了一个公文栏练习制度。重要公文,我的秘书会上两份上来,一份给我,一份给我的副总,其实到现在是我的总经理了,因为我终于去年放下了我的权力。其实我让他练习了一段时间,他要学我批公文,不是批了给我,不是这个意思,是学我批。如果你是总经理,这个文你怎么批,我的批了以后下去当作命令,他的批了不下去给我,让我看看他批得对不对,好不好,我再给他填着点意见,他就越批越像了,最后就真的像一个总经理了。当他批得像个总经理的时候,我就真的可以交棒了。结果你猜发生了什么事,我是指我下去以前,我放下权力以前,我们公司都知道,那个批得很工整的字,是我们那个梁副总批的,旁边签的那个很潦草的名字是我的字,原来批到最后,我就开始用他的批了,我自己都不再批了。他已经很像个总经理了,我只要再签个名就下去了。以后他的批,就变成一个真正的公文了。最后他终于当了总经理,他一批就像个总经理了。

  你认为我这个点子从哪里想来的?我从武则天的身上想到的。有一次,唐高宗就是李治,他说哎呀我头痛,武则天就是武后跟他说,皇上,那么你就歇着吧!唐高宗说没办法呀,还有那么多奏折还没批呀。皇上,我帮你看一看。你行吗?批批看吧,不行你再改嘛。李治说那么我就进去歇着了。唐高宗就进去歇着了。从今以后,就是武则天代他唐高宗批公文,批到最后就越批越像,终于当了皇帝,那个就死了。

  这个给我一个很大的启示。一个人呢要先学如何当皇帝,那么至少要先学会如何批奏折。所以呀武则天这样子一搞,就是奠定了以后当皇帝的条件。那么各位,我们能不能用这个启示来想想我们自己的企业,要栽培一个副总经理像总经理一样,要安排一个副理接班一个经理,那他好歹要先学会人家如何批公文吧。这是我的第二个经验。

  我的第三个经验,也是我的一个观念想起来的。我有很多东西都是受了人家那边的想法刺激了我想起来的。

  前国务院总理朱鎔基先生讲了这么一句话:他说中国的官员都是升上去很容易,下来很难。这话是什么意思,万一升错了怎么办?哎,这给我一个很大的教训,我在我们公司也设计了一个制度,叫做暂时性升迁。我们公司规定,经理级以上的要升两次,这什么意思?第一次升起来的时候,底下要加一个字:暂,就表示暂时的。王德功,底下写括号,暂,就表示王德功现在是个副理,被我们升成经理,但是底下加一个括号,暂。三个月以后,王德功如果没有任何状况,就贴第二张公文:王德功,经理。底下那个暂就不见了,那么王德功就正式地开始做这个经理。万一三个月以后,我发现这个人升错了呢?那第二张就不见了,就再也没有出来。王德功如果发现三个月以后没有贴第二张呢?他一句话都不会说,表示没机会了。整个公司也都不敢吭气,只有人静悄悄在底下议论:没有第二张、没有第二张。没有第二张,这事情就悄悄地结束了。

  十年来,被我弄下来的有17个。十年来,我不让他贴第二张的有17个,平均一年1.7个,接近2个,那就表示我至少有后悔的机会。这也是我设计的一个制度。一个人最怕是升错,一个厂长一旦升错,管一个钢铁厂,是不得了的大事儿,请问能马上拉下来吗?能马上叫他下来吗?升错不就升错了嘛。我好歹给自己留下一个后路吧。也许听众会这样子想。那万一这三个月他像隋炀帝一样表现的那样子看不出来,你能看得出来吗?各位,我又不是第一天认识他,前面就已经考察过了,后面又有了三个月,如果还认不出来,就叫做我瞎了我的眼睛。

  我们的《论语》《孟子》上怎么讲的:观其眸子,察其言也,人言搜哉。看一个人的眼睛跟听他讲话,是藏不住的,对不对?我如果连这个样子都看不出来,我就真地瞎了我的眼睛。但是好歹我还有后悔的机会吧。我还有三个月的机会吧。这就叫做见微知著。我们要利用最后一点点的机会给自己一条退路。

  我妹妹在大一的时候,爱上一个男的,清华大学,四年级。有一天我妹妹回家跟我说,
  “哥,我打算跟某某切掉。”
  “啊,你要跟他切掉,为什么?你不是说他是一个帅哥吗?长得很漂亮吗?”
  “哥,今天晚上我跟他去看电影,排队买票,有一个卖口香糖的小孩走过去说,‘先生买包口香糖吧。买包口香糖吧。’他居然说去去去。哥,这种人一定没有爱心。我打算把他切了。”
  “啊,这样就切掉了。”
  “哥,他其实还发生了几件事情。有一次晚上黄昏我跟他去散步,坐到那个体育馆的那个椅子上面,晚风徐徐的吹来,夕阳在天边映照,天上有孤骛点点,没想到那个家伙跳起来,有蚂蚁,原来这地上有蚂蚁。他跳起来猛踩。哥,这种人一定生性残暴。”


  我说好吧,既然见微知著嘛,我也没什么意见,我妹妹就跟他分手了。那个家伙一听说我妹妹跟他分手了,恼羞成怒,清华大学,四年级一毕业就结婚了,娶了一个女的。结果发生了一件事情,九个月以后离婚,原来那个女的被他打了一顿,差点把眼睛打瞎了。这个消息传到我妹妹的耳朵里面,我妹妹就过来跟我讲一句话说,“哥呀,当初如果没有跟他分手,那个打瞎的就是我了。”打瞎的就是我了。这就叫做见微知著。所谓其眸子察其言也,就是这个意思。所以一个人呢,他的表现,如果你平常真地注意观察是藏不住的。藏不住的。

  最后一点,除了前面讲的第一个,我们在授权当中要给他一个怎么样公文栏练习,第二个要给他一个暂时性升迁,第三个呢?要给他一个角色扮演的机会。

  这个角色扮演是什么意思?那么就是我有的时候,会故意让他做我的角色,一般人所谓只有总经理不在,副总经理代表,这只能叫做授权,暂时性地授权。我讲的角色扮演不是这个意思。我会挑一个礼拜,出来告诉各位说,哎,各位,这个礼拜梁副总是真正的总经理,当作总经理。我每天照样上班,你们就像幽灵一样地看不见我。梁副总所说的话和所签的字统统代表我,完全生效,这个对我来讲是一个压力。我对董事会要负责的。他说错跟做错跟签错,就是我的责任,他更有压力了,所以那一个礼拜他非常小心。我为了表演得很像,还规定他那个礼拜,要坐到我的房间里,我坐在他的房间里。你看我表演得多像。有一次我们会计报一个报表过来,那个总经理。哎哎,我就指指隔壁,表示总经理坐在那里。我是幽灵,假的总经理。对不起,忘记了,忘记了,我的会计就跑到隔壁去。请问这样得一个角色扮演,对他来讲有什么压力没有,他就会真正地像一个总经理一样。

  那么我们今天把这三个工作合起来看一下。第一个,我让一个人练习,像总经理一样地批公文。第二个,我让他在一个礼拜或半个月里面表演一下如何当总经理,最后我决定升他得时候,还会给我自己留下个后悔得机会,三个月后决不决定给他贴第二张。那么这样子,我这种授权会不会比较小心一点。我这种授权的方式会不会比较严谨一点。我会不会不太容易重蹈一个覆辙,用人不当,我比较可以省事。我可不可以再加一句话。权力下授也可以收回得。所以我一旦下授的时候,也不是说不收回了。一旦我授权以后我还会收回。

  授权跟分权不太一样。授权就好像说我不在,这一块挖给你,你暂时坐下,我回来以后你就还给我。分权是像一个月饼一样,切一块出去给人家吃,这个月饼就少了一块。而授权到分权的中间,还有一个阶段叫做赋能,就是你要让他有能力来接受这个新权力。我有一次跟我得会计说,那个店长以后所批得东西,一万块钱一下他就可以批了,一万以上再给我。我终于把一万以下得权力给了他。所以从今以后一万以下得费用,我的店长就直接批。有一次我无意当中检查报表,发现他批了一个一万零五块,我就把他叫过来了。我说这一张单据一万零五块,他一听就懂我得意思了。他说喔总经理,我觉得一万零五块跟一万差不多,我就没有特别去麻烦你,我说一万零一块也不等于一万。我做了一个决定,告诉会计,从今以后一万以下得也是我批。我就收回了这个权力。

  我认为一个人,如果一万零五如果都能批,没多久就一万零十块,批到最后就是一万零一百,最后就是一万零伍佰,最后就是一万零一千。我其实不是在乎那五块钱。我在乎一个人守不守本分。一万零五块,也可以当作一万得人,就很容易把一万零一千也当作一万。所以我立刻收回了我得权力。所以我能够授我也能够收,所以授权下去也可以收回权力,这叫做万不得已。我这样子去做个授权。我们对这个接班人就有交待了,什么叫做有意愿,有能力?就是有那个心又有那个意愿而有那个能力,我就把权力授下去。但是我的授权强调得是有公文栏练习,有见习官制度,有角色扮演,而且权力可以下授,还可以把它收回。

" />
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管理 > 正文
如何培养接班人?
2008年04月08日 管理 ⁄ 共 4040字 评论数 1 ⁄ 被围观 202 views+

因为是接班人,有那个心又有那个能力的这种人,我们应该跟他讲,要授权,我们应该把他安排、栽培成我们将来要授权得对象。问题来了,怎么授权啊?我们应该怎么授权?我基本上有几个经验,讲出来,我们大家做一个切磋。

第一个,我发现有的人在公司待待待以后就想走,因为他不知道这个公司要不要重用他。

我在海军的身上发现有这么一个观念,叫做见习官制度。海军在打仗的时候,如果船长打死了,那个舰长报销了,是没有办法马上回来的,也不可能临时是谁当舰长,所以海军有个见习官制度。这个制度给我一个很大的启示,所以我在我们公司设下了见习官制度,那就是说谁如果有这个 资格够了,条件符合了,哪怕公司没有这个缺,也给他安一个见习官、见习厂长、见习副厂长、见习经理、见习副理、见习督导,这叫做两个用意:第一个提醒那个在位子上面的注意,他一不好这个见习的就上去替代他;第二个安息这个见习的,既然是见习官就表示随时准备有机会马上升上去,这种人通常不会离开公司,因为 他自己已经知道,他被首肯、被认同、被接受为一个合格的管理者。只是没缺,No Vacancy,暂时没缺,但是一旦有缺他就上去了。

那么你们公司在你的底下,有很多人明明是合格的,他知道他可能是一个见习官,他认为他有这个希望吗?也许你没有讲,他不知道,人家就走了。

第二个,我个人的经验,也是我想起来的,叫做公文栏练习。

什么叫做公文栏练习?我们一般人批公文,都是一层层地批上去,副理批给经理,经理批给副总,副总批给总经理对不对,但是如果你底下的那个副总经理准备做你的接班人。

你是一个总经理,请问他在做总经理前,他会学总经理批公文吗?我认为你没有这样子给他一个机会。我不是这样子的,我在我们公司设下了一个公文栏练习制度。重要公文,我的秘书会上两份上来,一份给我,一份给我的副总,其实到现在是我的总经理了,因为我终于去年放下了我的权力。其实我让他练习了一段 时间,他要学我批公文,不是批了给我,不是这个意思,是学我批。如果你是总经理,这个文你怎么批,我的批了以后下去当作命令,他的批了不下去给我,让我看看他批得对不对,好不好,我再给他填着点意见,他就越批越像了,最后就真的像一个总经理了。当他批得像个总经理的时候,我就真的可以交棒了。结果你猜发生 了什么事,我是指我下去以前,我放下权力以前,我们公司都知道,那个批得很工整的字,是我们那个梁副总批的,旁边签的那个很潦草的名字是我的字,原来批到最后,我就开始用他的批了,我自己都不再批了。他已经很像个总经理了,我只要再签个名就下去了。以后他的批,就变成一个真正的公文了。最后他终于当了总经 理,他一批就像个总经理了。

你认为我这个点子从哪里想来的?我从武则天的身上想到的。有一次,唐高宗就是李治,他说哎呀我头痛,武则天就是武后跟他说,皇上,那么你就歇着 吧!唐高宗说没办法呀,还有那么多奏折还没批呀。皇上,我帮你看一看。你行吗?批批看吧,不行你再改嘛。李治说那么我就进去歇着了。唐高宗就进去歇着了。从今以后,就是武则天代他唐高宗批公文,批到最后就越批越像,终于当了皇帝,那个就死了。

这个给我一个很大的启示。一个人呢要先学如何当皇帝,那么至少要先学会如何批奏折。所以呀武则天这样子一搞,就是奠定了以后当皇帝的条件。那么 各位,我们能不能用这个启示来想想我们自己的企业,要栽培一个副总经理像总经理一样,要安排一个副理接班一个经理,那他好歹要先学会人家如何批公文吧。这 是我的第二个经验。

我的第三个经验,也是我的一个观念想起来的。我有很多东西都是受了人家那边的想法刺激了我想起来的。

前国务院总理朱鎔基先生讲了这么一句话:他说中国的官员都是升上去很容易,下来很难。这话是什么意思,万一升错了怎 么办?哎,这给我一个很大的教训,我在我们公司也设计了一个制度,叫做暂时性升迁。我们公司规定,经理级以上的要升两次,这什么意思?第一次升起来的时 候,底下要加一个字:暂,就表示暂时的。王德功,底下写括号,暂,就表示王德功现在是个副理,被我们升成经理,但是底下加一个括号,暂。三个月以后,王德 功如果没有任何状况,就贴第二张公文:王德功,经理。底下那个暂就不见了,那么王德功就正式地开始做这个经理。万一三个月以后,我发现这个人升错了呢?那第二张就不见了,就再也没有出来。王德功如果发现三个月以后没有贴第二张呢?他一句话都不会说,表示没机会了。整个公司也都不敢吭气,只有人静悄悄在底下 议论:没有第二张、没有第二张。没有第二张,这事情就悄悄地结束了。

十年来,被我弄下来的有17个。十年来,我不让他贴第二张的有17个,平均一年1.7个,接近2个,那就表示我至少有后悔的机会。这也是我设计 的一个制度。一个人最怕是升错,一个厂长一旦升错,管一个钢铁厂,是不得了的大事儿,请问能马上拉下来吗?能马上叫他下来吗?升错不就升错了嘛。我好歹给 自己留下一个后路吧。也许听众会这样子想。那万一这三个月他像隋炀帝一样表现的那样子看不出来,你能看得出来吗?各位,我又不是第一天认识他,前面就已经考察过了,后面又有了三个月,如果还认不出来,就叫做我瞎了我的眼睛。

我们的《论语》《孟子》上怎么讲的:观其眸子,察其言也,人言搜哉。看一个人的眼睛跟听他讲话,是藏不住的,对不对?我如果连这个样子都看不出来,我就真地瞎了我的眼睛。但是好歹我还有后悔的机会吧。我还有三个月的机会吧。这就叫做见微知著。我们要利用最后一点点的机会给自己一条退路。

我妹妹在大一的时候,爱上一个男的,清华大学,四年级。有一天我妹妹回家跟我说,
“哥,我打算跟某某切掉。”
“啊,你要跟他切掉,为什么?你不是说他是一个帅哥吗?长得很漂亮吗?”
“哥,今天晚上我跟他去看电影,排队买票,有一个卖口香糖的小孩走过去说,‘先生买包口香糖吧。买包口香糖吧。’他居然说去去去。哥,这种人一定没有爱心。我打算把他切了。”
“啊,这样就切掉了。”
“哥,他其实还发生了几件事情。有一次晚上黄昏我跟他去散步,坐到那个体育馆的那个椅子上面,晚风徐徐的吹来,夕阳在天边映照,天上有孤骛点点,没想到那个家伙跳起来,有蚂蚁,原来这地上有蚂蚁。他跳起来猛踩。哥,这种人一定生性残暴。”

我说好吧,既然见微知著嘛,我也没什么意见,我妹妹就跟他分手了。那个家伙一听说我妹妹跟他分手了,恼羞成怒,清华大学,四年级一毕业就结婚 了,娶了一个女的。结果发生了一件事情,九个月以后离婚,原来那个女的被他打了一顿,差点把眼睛打瞎了。这个消息传到我妹妹的耳朵里面,我妹妹就过来跟我 讲一句话说,“哥呀,当初如果没有跟他分手,那个打瞎的就是我了。”打瞎的就是我了。这就叫做见微知著。所谓其眸子察其言也,就是这个意思。所以一个人 呢,他的表现,如果你平常真地注意观察是藏不住的。藏不住的。

最后一点,除了前面讲的第一个,我们在授权当中要给他一个怎么样公文栏练习,第二个要给他一个暂时性升迁,第三个呢?要给他一个角色扮演的机会。

这个角色扮演是什么意思?那么就是我有的时候,会故意让他做我的角色,一般人所谓只有总经理不在,副总经理代表,这 只能叫做授权,暂时性地授权。我讲的角色扮演不是这个意思。我会挑一个礼拜,出来告诉各位说,哎,各位,这个礼拜梁副总是真正的总经理,当作总经理。我每天照样上班,你们就像幽灵一样地看不见我。梁副总所说的话和所签的字统统代表我,完全生效,这个对我来讲是一个压力。我对董事会要负责的。他说错跟做错跟签错,就是我的责任,他更有压力了,所以那一个礼拜他非常小心。我为了表演得很像,还规定他那个礼拜,要坐到我的房间里,我坐在他的房间里。你看我表演得多像。有一次我们会计报一个报表过来,那个总经理。哎哎,我就指指隔壁,表示总经理坐在那里。我是幽灵,假的总经理。对不起,忘记了,忘记了,我的会计就跑到隔壁去。请问这样得一个角色扮演,对他来讲有什么压力没有,他就会真正地像一个总经理一样。

那么我们今天把这三个工作合起来看一下。第一个,我让一个人练习,像总经理一样地批公文。第二个,我让他在一个礼拜或半个月里面表演一下如何当总经理,最后我决定升他得时候,还会给我自己留下个后悔得机会,三个月后决不决定给他贴第二张。那么这样子,我这种授权会不会比较小心一点。我这种授权的方式会不会比较严谨一点。我会不会不太容易重蹈一个覆辙,用人不当,我比较可以省事。我可不可以再加一句话。权力下授也可以收回得。所以我一旦下授的时 候,也不是说不收回了。一旦我授权以后我还会收回。

授权跟分权不太一样。授权就好像说我不在,这一块挖给你,你暂时坐下,我回来以后你就还给我。分权是像一个月饼一样,切一块出去给人家吃,这个月饼就少了一块。而授权到分权的中间,还有一个阶段叫做赋能,就是你要让他有能力来接受这个新权力。我有一次跟我得会计说, 那个店长以后所批得东西,一万块钱一下他就可以批了,一万以上再给我。我终于把一万以下得权力给了他。所以从今以后一万以下得费用,我的店长就直接批。有 一次我无意当中检查报表,发现他批了一个一万零五块,我就把他叫过来了。我说这一张单据一万零五块,他一听就懂我得意思了。他说喔总经理,我觉得一万零五 块跟一万差不多,我就没有特别去麻烦你,我说一万零一块也不等于一万。我做了一个决定,告诉会计,从今以后一万以下得也是我批。我就收回了这个权力。

我认为一个人,如果一万零五如果都能批,没多久就一万零十块,批到最后就是一万零一百,最后就是一万零伍佰,最后就是一万零一千。我其实不是在乎那五块钱。我在乎一个人守不守本分。一 万零五块,也可以当作一万得人,就很容易把一万零一千也当作一万。所以我立刻收回了我得权力。所以我能够授我也能够收,所以授权下去也可以收回权力,这叫 做万不得已。我这样子去做个授权。我们对这个接班人就有交待了,什么叫做有意愿,有能力?就是有那个心又有那个意愿而有那个能力,我就把权力授下去。但是我的授权强调得是有公文栏练习,有见习官制度,有角色扮演,而且权力可以下授,还可以把它收回。

目前有 1 条留言 其中:访客:1 条, 博主:0 条

  1. 保罗 : 2008年04月08日23:11:02  1楼

    很棒的做法,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