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知己”这个词出自某些男人的口,意思是介于爱人与情人之间一种情感状态,可以说说很贴己的话儿,拉拉小手,喝杯小酒,也免不了升起些许暧昧的眼神,让心也来点飘飘然。能被男人称为“红颜知己”的女人必是聪明漂亮的,其实就是懂得他的游戏规则的那种;必是善解人意的,其实就是招之即来挥之即去不给他添麻烦的那种。而愿意做男人“红颜知己”的女人无外乎有两种,一种是暧昧比男人玩的棒,反正也寂寞;一种是以为做男人的“红颜知己”是女人的最高境界,又能够提携男人。

  如今在有些人的眼里情人是躺着的,欲望百媚千娇;红颜知己是站着的,暧昧养眼缠绵;老婆却是跪着的,爱情卑微低贱。于是,有的人在欲望的路上死而后已,有的人在暧昧的空气里行尸走肉,有的人在爱情的包容里不知好歹。曾经听到一个男人还很无辜地替自己辩解:“现在生活压力太大,男人也很苦闷,有些话不能给老婆说,只好在去找个红颜知己说说话了,她们的聪明细腻很能抚慰疲惫的心,对于男人这也是一件很无奈的事情。”可生活压力女人也一样在挺,要是老婆们也个个去找个“蓝言知己”说心里话了,男人们是否还能如此的装蒜呢?不过是一场“无性外遇”,就变得那么冠冕堂皇起来。如果真有些话是老婆也不能说的,那就应该烂在肚子里,别说出去有朝一日又成为了把柄,当“知己”翻脸为“祸水”,你又怪“红颜”。如果夫妻之间出现了问题,我们不能勇敢直面妥善处理,而是都用“红颜”之类的婚外暧昧来做所谓的补偿,又把握不住身体也跟着出轨欢愉,那受害的就不止是男女,而是整个精神世界。当我们都被情感重创到爬不起来的时候,谁还相信你?你又还能相信谁?

  不否认男女之间存在着纯洁的友谊,但往往因为时间、空间或现实的限制,我们大多数时候只能把这样的友谊保存在记忆里,或保持距离才能够得以永远美好。“红颜知己”也许会有些干净的开始,但过程一定会变味,因为其中的分寸极难把握,我们都不是圣人。一但过了界,友谊荡然无存不说,“红颜知己”就又有可能成了男人眼中的“红颜祸水”,搞出一场身败名裂,妻离子散也是有可能。而且,这个时候男人本来看中的那“红颜”们身上的聪明,就变成了穿心的利箭,让他们死无葬身之地。喜欢做男人“红颜知己”的女人也不是什么真正的聪明,被男人要么视做宠物,要么当成是精神的垃圾桶是悲哀。把随便什么男人的夸奖都当做是骄傲炫耀的资本,以为拯救了看似悲伤的男人自己就是女人中的精品,不过是女人的幼稚罢了。善于倾听当然是美德,可什么人的什么话你都当真的听,知己做了还要再冠以“红颜”,难道只是想证明你的纯洁或她的美丽?知道这世间也有皇帝的新装吗?知道有被束之高阁的冷暖自怜吗?知道“红颜”变“祸水”后的凄凉吗?

  作为世俗生活里的平常男女们,没结婚的找单身的,才会越玩越开心,结了婚的回家找老婆,才会越玩越顺心。不然,你就自己去和自己玩,别去找不自在。男人别把自己看的有多“高尚”,以为没有肉体上的出轨情感就可以升华为纯洁,可交往的目的就不纯结果又怎么可能纯洁?女人也别把自己看的有多“伟大”,以为提携了男人就会得到回报与感激。就算你真的成功了,那被提携后的男人第一个抛弃的就会是你,因为男人们更喜欢找一个需要他们提携的女人过日子。所以,也就又有了一些薄命的红颜在尘世里独自飘散。可谁是谁的毒呢,谁是又谁的蛊?别以为没有了这些“红颜”、“蓝颜”情感就会僵化,爱情只会在两个忠诚的男女之间多姿多彩,情感也只会在道德的约束里绽放出人性的温暖。如果明知是毒你也愿意饮,能理解,因为出轨的诱惑大了,背叛的筹码够了。那就一切恩怨不必说,一切后果自己担,别矫情。其实,除了你身边爱你的人,没人在乎你是什么,你又在做什么。

  “红颜知己”不过是某些男人的自私加某些女人的幼稚酿造出的一杯毒酒,在那些弥漫着物欲与暧昧的场所,倒在精致的玻璃杯里,散发着琥珀色的光泽,似乎让人很难拒绝。于是一饮而尽后男人女人就都会中了毒,还是慢性的,再没有了原本想像的美好与安稳。在片刻的自我愉悦,自我陶醉后,就只剩下男人们的挣扎,女人们的情殇了。你有困惑,只是没必要利用和你无关的女人,你有选择,只是没必要总玩暧昧。我是红颜,但不会成全你的偷欢;我是知己,但不会为你带上暧昧的面纱。

  男人当然可以有女性朋友,只是别弄成什么“红颜知己”,更不必偷偷摸摸,纯洁的友谊无需证明也永远值得祝福。高尚的男人只会把相爱的女人看成是世间那么多红颜里的,唯一知己。女人也当然可以有男性朋友,只是别太把他们的夸奖与要求当回事,又弄出个什么“蓝颜知己”。幸福的女人只会把爱自己的男人当成宝,哪怕风雨兼程也充满着信任与宽容,不离不弃。

" />
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男人女人 > 正文
“红颜知己”是一杯毒酒
2008年01月21日 男人女人 ⁄ 共 1875字 评论数 1 ⁄ 被围观 81 views+

“红颜知己”这个词出自某些男人的口,意思是介于爱人与情人之间一种情感状态,可以说说很贴己的话儿,拉拉小手,喝杯小酒,也免不了升起些许暧昧的眼神,让心也来点飘飘然。能被男人称为“红颜知己”的女人必是聪明漂亮的,其实就是懂得他的游戏规则的那种;必是善解人意的,其实就是招之即来挥之即去不给他添麻烦的那种。而愿意做男人“红颜知己”的女人无外乎有两种,一种是暧昧比男人玩的棒,反正也寂寞;一种是以为做男人的“红颜知己”是女人的最高境界,又能够提携男人。

如今在有些人的眼里情人是躺着的,欲望百媚千娇;红颜知己是站着的,暧昧养眼缠绵;老婆却是跪着的,爱情卑微低贱。于是,有的人在欲望的路上死而后已,有的人在暧昧的空气里行尸走肉,有的人在爱情的包容里不知好歹。曾经听到一个男人还很无辜地替自己辩解:“现在生活压力太大,男人也很苦闷,有些话不能给老婆说,只好在去找个红颜知己说说话了,她们的聪明细腻很能抚慰疲惫的心,对于男人这也是一件很无奈的事情。”可生活压力女人也一样在挺,要是老婆们也个个去找个“蓝言知己”说心里话了,男人们是否还能如此的装蒜呢?不过是一场“无性外遇”,就变得那么冠冕堂皇起来。如果真有些话是老婆也不能说的,那就应该烂在肚子里,别说出去有朝一日又成为了把柄,当“知己”翻脸为“祸水”,你又怪“红颜”。如果夫妻之间出现了问题,我们不能勇敢直面妥善处理,而是都用 “红颜”之类的婚外暧昧来做所谓的补偿,又把握不住身体也跟着出轨欢愉,那受害的就不止是男女,而是整个精神世界。当我们都被情感重创到爬不起来的时候,谁还相信你?你又还能相信谁?

不否认男女之间存在着纯洁的友谊,但往往因为时间、空间或现实的限制,我们大多数时候只能把这样的友谊保存在记忆里,或保持距离才能够得以永远美好。 “红颜知己”也许会有些干净的开始,但过程一定会变味,因为其中的分寸极难把握,我们都不是圣人。一但过了界,友谊荡然无存不说,“红颜知己”就又有可能成了男人眼中的“红颜祸水”,搞出一场身败名裂,妻离子散也是有可能。而且,这个时候男人本来看中的那“红颜”们身上的聪明,就变成了穿心的利箭,让他们死无葬身之地。喜欢做男人“红颜知己”的女人也不是什么真正的聪明,被男人要么视做宠物,要么当成是精神的垃圾桶是悲哀。把随便什么男人的夸奖都当做是骄傲炫耀的资本,以为拯救了看似悲伤的男人自己就是女人中的精品,不过是女人的幼稚罢了。善于倾听当然是美德,可什么人的什么话你都当真的听,知己做了还要再冠以“红颜”,难道只是想证明你的纯洁或她的美丽?知道这世间也有皇帝的新装吗?知道有被束之高阁的冷暖自怜吗?知道“红颜”变“祸水”后的凄凉吗?

作为世俗生活里的平常男女们,没结婚的找单身的,才会越玩越开心,结了婚的回家找老婆,才会越玩越顺心。不然,你就自己去和自己玩,别去找不自在。男人别把自己看的有多“高尚”,以为没有肉体上的出轨情感就可以升华为纯洁,可交往的目的就不纯结果又怎么可能纯洁?女人也别把自己看的有多“伟大”,以为提携了男人就会得到回报与感激。就算你真的成功了,那被提携后的男人第一个抛弃的就会是你,因为男人们更喜欢找一个需要他们提携的女人过日子。所以,也就又有了一些薄命的红颜在尘世里独自飘散。可谁是谁的毒呢,谁是又谁的蛊?别以为没有了这些“红颜”、“蓝颜”情感就会僵化,爱情只会在两个忠诚的男女之间多姿多彩,情感也只会在道德的约束里绽放出人性的温暖。如果明知是毒你也愿意饮,能理解,因为出轨的诱惑大了,背叛的筹码够了。那就一切恩怨不必说,一切后果自己担,别矫情。其实,除了你身边爱你的人,没人在乎你是什么,你又在做什么。

“红颜知己”不过是某些男人的自私加某些女人的幼稚酿造出的一杯毒酒,在那些弥漫着物欲与暧昧的场所,倒在精致的玻璃杯里,散发着琥珀色的光泽,似乎让人很难拒绝。于是一饮而尽后男人女人就都会中了毒,还是慢性的,再没有了原本想像的美好与安稳。在片刻的自我愉悦,自我陶醉后,就只剩下男人们的挣扎,女人们的情殇了。你有困惑,只是没必要利用和你无关的女人,你有选择,只是没必要总玩暧昧。我是红颜,但不会成全你的偷欢;我是知己,但不会为你带上暧昧的面纱。

男人当然可以有女性朋友,只是别弄成什么“红颜知己”,更不必偷偷摸摸,纯洁的友谊无需证明也永远值得祝福。高尚的男人只会把相爱的女人看成是世间那么多红颜里的,唯一知己。女人也当然可以有男性朋友,只是别太把他们的夸奖与要求当回事,又弄出个什么“蓝颜知己”。幸福的女人只会把爱自己的男人当成宝,哪怕风雨兼程也充满着信任与宽容,不离不弃。

目前有 1 条留言 其中:访客:1 条, 博主:0 条

  1. 小钟 : 2009年04月02日15:46:10  1楼

    说的好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