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思考 > 正文
殊途同归
2008年03月31日 思考 ⁄ 共 797字 评论关闭 ⁄ 被围观 82 views+

香港作家蔡澜有一套书在内地问世,来北京做宣传,我们在这个活动上初次见面。我晓得他的“吃经”很厉害。老蔡和我同庚,都已六十五岁。他生于新加坡,长于日本,在香港邵氏公司搞了30年,前半生做电影很赚钱。

他脸色很红,粉红,潮红,一种说不清的红。他穿了件很漂亮的浅色西服,最扎眼的是领带,白的底色,上边仿佛用水彩画了画。他注意到我的眼神,笑说是自己画的,画上就洗不掉,这样的领带有几百条……我惊异他的脸色之红,悄悄问他血压高不高?他答否。但三绕两绕就说到了糖尿病,他说他们全家都有。我惊讶问:“你到处带人家去吃,可得小心!”“没事,我在北京发现一家医院治糖尿病很有办法。我就吃他们的中药,每次饭毕,我再服一颗西药丸,血糖从此就再没事的!”说着,从衣袋内掏出一张白纸,上边印有北京这家医院的地址,还递给我一粒包有锡纸的药丸,锡纸上有英文的药名。

会上别人发言,我偷闲翻阅老蔡的书。随意取出一本《只吃半饱》。有一篇《蔡家炒饭》吸引住我的目光———美食家不能光吃别人做的,自己手下和自己家里,也总得有些本事。我翻到既定页码,读了下去……

我正看着想着,大会主席忽然点我的名,请我发言。我理了理思绪,很友好地对老蔡说:“很高兴认识老蔡,也很欣赏他的大作。我和他前半生很不一样,他正快乐着积累人生经验的时候,我正在倒大霉。我从中年往后,命运开始好转,才开始能够读到并理解他写的东西,更觉出了从中的味道。今天遇到他老兄,不仅发现您本身的故事胜似轶闻,更感到我和您是殊途同归……”

我相信老蔡的这一番话,他过去的经历一直是我们的一个谜。过去,我们一直走着自己的路,以为世界上只有这一种路。如今,我们刚刚醒来,刚刚发现旁边还有另外的人走着另外的路,而这些路和我们现在要走的路,却呈现出一种殊途同归的态势。这,不正是历史发展的必然趋势么?我和老蔡友好地握别,同时把那家北京医院的地址,以及那颗小西药带了回去。

《深圳特区报》 徐城北

【上篇】
【下篇】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