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每个人都是垃圾的制造者,我们又是垃圾的受害者。我们更应是垃圾公害的治理者,我们每个人都可以通过垃圾分类来战胜垃圾公害。
  
    1996年12月15日,北京西城区大乘巷的居民在民间组织地球村的帮助下,从这天起开始垃圾分类。最初的分类桶是家委会成员用省下的年终奖购置的。分类后的垃圾由家委会联系的小贩和企业来清运。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居民们从未中断。
  
    作为民间垃圾分类的小小的火种,大乘巷居民的行动燃发了许多公民的热情,97年以来,北京的一些大学、中小学以及一些退休老人相继进行垃圾分类尝试。在中国少年报知心姐姐和一位从德国留学归来的女博士的帮助下,这些“手拉手地球村”的孩子们还用回收换来的钱建立了一所学校。
      
    这场人与垃圾的战役中,人们把垃圾从敌人变成了朋友。有人曾经把垃圾比喻成放错地方的资源。让我们到宣武区再生资源分拣站看一看,垃圾一旦回到应有的位置,会有什么样的用处?

    每天被我们丢弃的可乐瓶和被称为白色垃圾的塑料袋、一次性塑料餐盒,属于高分子聚合有机物,如果埋在地下的话,就是100年200年也烂不掉。在我们的生活中,经常会扔掉各种各样的废塑料。废塑料处理后还可制成纽扣、笔筒等用品。废塑料也是炼油的好原料。有人曾经形象地将它们比作“二次油田”。1吨废塑料至少能回炼600公斤的汽油和柴油。

     在回收站,我们看到各种各样的废纸被送到这里,包括这些不起眼的小纸片……我们知道,好的纸张是用木材造成的,一吨废纸可再造700公斤好纸,可少砍17棵大树,还能减少生产纸浆过程中的水污染。

    如果按照每人每周扔掉各种废纸平均半公斤的话,那么仅北京一个城市一周就要扔掉废纸6000多吨。
  
    中国有着回收废品的历史传统,我们过去回收废物,或许只是受贫困经济制约的不得已的手段;在逐渐富裕的今天,我们回收废纸,则是保护环境的自觉意识和行动。
  
    垃圾,只有在混在一起的时候才是垃圾,一旦分类回收就都是宝贝,就连那种被成为微型杀手的废电池也是可以被化害为利的。

    电池的污染是很难排除,生物学半衰期大概是30年,也就是你30年才能排出一半。因此这个对人的危害特别大。废电池里含有多种有用的金属矿才,回收利用的价值很高。

    正因为废电池有严重的危害和特别的回收价值,许多国家严禁它们在与垃圾混置,日本的社区专门有这种黄色的桶,将纽扣电池等分别投放。
  
    你知道什么是生物类垃圾吗?

    生物垃圾就是剩饭生菜,蛋壳果皮,采帮菜叶一类的厨房垃圾 。这些看似无奇的废物可以作什么呢,原来它们却可以用来制造很好的有机肥料。像槐柏树小区里这台大纳梦生物垃圾处理机,就可以将生物垃圾烘干,粉碎,制成高效的有机肥料。居民可以用它种花养草。

    那个时候,我们便可以看到 ,垃圾分类创造的是一个无垃圾的社会,一个使资源循环再生的社会,而这一切只需要我们的举手之劳。

    1999年5月,曲格平先生等领导为几位普通市民颁发了北京地球村设置的绿色公民将,他们并没有做惊天动地的事情,但多年来坚持垃圾分类,被认为是生活环保的先驱。

  在北京,还有许许多多这样的绿色公民,在他们眼里,爱国不只是激动人心的豪言壮语,更是一点一滴的现实行动。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他们以诚心感化和带动着更多的公民参与,并由此推动着政府有关政策的建立和实施,而诸多新闻工作者的关注,也使得垃圾分类这个名词为越来越多的人们所熟悉。

    中国,毕竟有着节约节俭和垃圾回收的传统,我们有理由发挥文化传统的优势,尽快全面建立垃圾分类体系,在这个领域走到世界环保的前沿。

  让回收产业成为我国经济一个新的增长点,让垃圾分类箱成为城市文明新的风景线,让我们每个中国人都把垃圾分类的老传统拣回来,让他变成今天新的环保时尚。垃圾分类创造的是一个无垃圾的社会,一个资源循环的可持续发展的社会,而这个社会就在你我他,我们每个人手中。

    日本回收的铜可以供给全国80%的铜需要。到2001年,我国达到可开采标准的金属矿藏种类下降到5种。

  重金属很容易活化,很容易被淋溶到土壤和地下水当中,并以气体分子的形式挥发到大气当中,这些重金属很容易导致慢性疾病,甚至是骨癌这样的绝症。
  
    北京有2.3万职业的环卫工人,全世界第一位;东京有8000人;纽约1.7万人。北京每年全额财政拨款7.8亿,(不包括基建);北京环卫局有7600辆运输车。北京有8.2万人尾端分类。

    记住:源头分类比尾端分类节省10%的费用。

" />
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环保 > 正文
为什么要垃圾分类
2008年12月09日 环保 ⁄ 共 2261字 评论关闭 ⁄ 被围观 485 views+

想过你的学校,你生活的城市,我们的国家每天要产生多少垃圾吗?这些垃圾中有多少是可以再利用的啊!与其让它全部被填埋,为什么我们不在扔的时候就将它分好类,把能利用的收集起来当作废品卖掉呢?如果你想环保,就行动起来吧 ,就从身边的事开始做起!

我们每个人每天都会扔出许多垃圾,您知道这些垃圾它们到哪里去了吗?它们通常是先被送到堆放场,然后再送去填埋。

垃圾填埋的费用是高昂的,处理一吨垃圾的费用约为200元至300元人民币。而仅北京市日产垃圾就有12000吨。占地60公顷,日处理量为2000吨的阿苏卫填埋场仅能处理北京六分 之一 的垃圾,且在第11个年头就会被填满。被废弃的垃圾填埋场不复为耕地,也无法建成生活小区。

无论把垃圾填埋还是焚烧,都是对资源无谓的浪费,我们不断地把有限的地球资源变成垃圾,又把他们埋掉或烧掉,我们将来的子孙在哪里生存?

难道我们对待垃圾就束手无策了吗?其实,办法是有的,这就是垃圾分类。垃圾分类就是在源头将垃圾分类投放,并通过分类的清运和回收使之重新变成资源。

垃圾分类的好处是显而易见的。垃圾分类后被送到工厂而不是填埋场,既省下了土地,又避免了填埋或焚烧所产生的污染,还可以变废为宝。

我们每个人都是垃圾的制造者,我们又是垃圾的受害者。我们更应是垃圾公害的治理者,我们每个人都可以通过垃圾分类来战胜垃圾公害。

1996年12月15日,北京西城区大乘巷的居民在民间组织地球村的帮助下,从这天起开始垃圾分类。最初的分类桶是家委会成员用省下的年终奖购置的。分类后的垃圾由家委会联系的小贩和企业来清运。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居民们从未中断。

作为民间垃圾分类的小小的火种,大乘巷居民的行动燃发了许多公民的热情,97年以来,北京的一些大学、中小学以及一些退休老人相继进行垃圾分类尝试。在中国少年报知心姐姐和一位从德国留学归来的女博士的帮助下,这些“手拉手地球村”的孩子们还用回收换来的钱建立了一所学校。

这场人与垃圾的战役中,人们把垃圾从敌人变成了朋友。有人曾经把垃圾比喻成放错地方的资源。让我们到宣武区再生资源分拣站看一看,垃圾一旦回到应有的位置,会有什么样的用处?

每天被我们丢弃的可乐瓶和被称为白色垃圾的塑料袋、一次性塑料餐盒,属于高分子聚合有机物,如果埋在地下的话,就是100年200年也烂不掉。在我们的生活中,经常会扔掉各种各样的废塑料。废塑料处理后还可制成纽扣、笔筒等用品。废塑料也是炼油的好原料。有人曾经形象地将它们比作“二次油田”。1吨废塑料至少能回炼600公斤的汽油和柴油。

在回收站,我们看到各种各样的废纸被送到这里,包括这些不起眼的小纸片……我们知道,好的纸张是用木材造成的,一吨废纸可再造700公斤好纸,可少砍17棵大树,还能减少生产纸浆过程中的水污染。

如果按照每人每周扔掉各种废纸平均半公斤的话,那么仅北京一个城市一周就要扔掉废纸6000多吨。

中国有着回收废品的历史传统,我们过去回收废物,或许只是受贫困经济制约的不得已的手段;在逐渐富裕的今天,我们回收废纸,则是保护环境的自觉意识和行动。

垃圾,只有在混在一起的时候才是垃圾,一旦分类回收就都是宝贝,就连那种被成为微型杀手的废电池也是可以被化害为利的。

电池的污染是很难排除,生物学半衰期大概是30年,也就是你30年才能排出一半。因此这个对人的危害特别大。废电池里含有多种有用的金属矿才,回收利用的价值很高。

正因为废电池有严重的危害和特别的回收价值,许多国家严禁它们在与垃圾混置,日本的社区专门有这种黄色的桶,将纽扣电池等分别投放。

你知道什么是生物类垃圾吗?

生物垃圾就是剩饭生菜,蛋壳果皮,采帮菜叶一类的厨房垃圾 。这些看似无奇的废物可以作什么呢,原来它们却可以用来制造很好的有机肥料。像槐柏树小区里这台大纳梦生物垃圾处理机,就可以将生物垃圾烘干,粉碎,制成高效的有机肥料。居民可以用它种花养草。

那个时候,我们便可以看到 ,垃圾分类创造的是一个无垃圾的社会,一个使资源循环再生的社会,而这一切只需要我们的举手之劳。

1999年5月,曲格平先生等领导为几位普通市民颁发了北京地球村设置的绿色公民将,他们并没有做惊天动地的事情,但多年来坚持垃圾分类,被认为是生活环保的先驱。

在北京,还有许许多多这样的绿色公民,在他们眼里,爱国不只是激动人心的豪言壮语,更是一点一滴的现实行动。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他们以诚心感化和带动着更多的公民参与,并由此推动着政府有关政策的建立和实施,而诸多新闻工作者的关注,也使得垃圾分类这个名词为越来越多的人们所熟悉。

中国,毕竟有着节约节俭和垃圾回收的传统,我们有理由发挥文化传统的优势,尽快全面建立垃圾分类体系,在这个领域走到世界环保的前沿。

让回收产业成为我国经济一个新的增长点,让垃圾分类箱成为城市文明新的风景线,让我们每个中国人都把垃圾分类的老传统拣回来,让他变成今天新的环保时尚。垃圾分类创造的是一个无垃圾的社会,一个资源循环的可持续发展的社会,而这个社会就在你我他,我们每个人手中。

日本回收的铜可以供给全国80%的铜需要。到2001年,我国达到可开采标准的金属矿藏种类下降到5种。

重金属很容易活化,很容易被淋溶到土壤和地下水当中,并以气体分子的形式挥发到大气当中,这些重金属很容易导致慢性疾病,甚至是骨癌这样的绝症。

北京有2.3万职业的环卫工人,全世界第一位;东京有8000人;纽约1.7万人。北京每年全额财政拨款7.8亿,(不包括基建);北京环卫局有7600辆运输车。北京有8.2万人尾端分类。

记住:源头分类比尾端分类节省10%的费用。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