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男人女人 > 正文
女人的心思是啥样?
2008年12月24日 男人女人 ⁄ 共 1648字 评论关闭 ⁄ 被围观 107 views+

我,三十五六岁,至今还是单身。我用了二十年时间来了解女人,结果还是不能肯定。直到六个月前,我才弄清楚女人的心思是怎么一回事。

给我这个机会的是我两岁的侄女卢卢。我是一个成年人,我知道,我有责任教她一些有用的东西,而不是她教我。这一回,“教”却是相互的。我教她眨眼睛、吹口哨、打嗝、从一数到十,“一、二、三、七、九、十”——我已经相当不错了。从我个人来讲,我一向认为“四”、“五”、“六”和“八”不怎么重要。

反过来,我在两个月内对女人的了解比我过去二十年了解还要多。这倒不是说,女人都跟两岁孩子一样,也不是说对待她们就像对待孩子。我尊重我侄女,我会为了我侄女扑向没有爆炸的手榴弹,不单单逗她玩儿。要是手榴弹真有爆炸、伤害我侄女的危险,我也会扑上去。女人都是一个一个的个人,我给出的是一般的判断。但是,两岁的卢卢身上有着女人纯粹且未曾雕饰的东西——本我。下面就是我了解到的东西。

第一条,别理她。如果我进入房间,像个小丑一样跳到卢卢面前,逗她玩儿,她会不理我,好像我压根儿就不存在。如果我从她身边径直走过,我保证她会叫我名字,想跟我一起玩儿。

第二,贿赂她。礼物管用,最好是有声音或者闪光的东西。对卢卢而言,那就是会唱歌的绒毛动物或者有亮光的发卡。对成年女人来讲,我想就是汽车和珠宝一类的。

第三,表扬她。我曾经错误地认为,表扬就像钻石——物以稀为贵。要是市场上都是这个,钻石也就失去了价值。实际上不是这么回事。卢卢尿布有了大便,所有人都为她欢呼,好像她有了一个解决世界饥饿问题的可行方案。她会笑起来,就像灯塔一样闪闪发光。成年女人也是如此,当然适用的是原则而不是具体例子。这一点我学到手很不容易。

第四,听她说话。我这一辈子总是想知道女人要什么。我本来不需要这么麻烦。如果我注意一下,卢卢就会准确地告诉我她要什么——吃饭、跳舞、打扮、跳跃、唱歌、玩耍、看书。接下来我要做的就是将其组织一下。我要是这么听她说话,这么去做,生活会简单多了。

第五,向她道歉。你做了什么不要紧,你不知道你做了什么也不要紧。有一次,我疏忽了,把不该放在她车里的娃娃放在了车里。这种事对你对我这好像都不是什么大事情,对她来说无异于一场大屠杀。最好的办法是请她发发慈悲,原谅你。不过你的请求要显得很真诚。当然,你不必动真格的,话语里透着真诚就行。这是最基本的,可是很多男人恰恰忽略了这一点。

第六,让她自己干。不论是什么事,在你看来无论有多可笑,让她自己做好了。卢卢冒出一个想法的时候,不用让她说出来。实际上,支持她,甚至鼓励她。然后坐回你的位子上,看看她能不能发现那是一个愚蠢的想法。这样做不好的地方是,她也许觉得那是一个很不错的想法。一天,我自己在玩娃娃喝茶游戏整整俩小时,想着喝了这么多杯茶,想着整个下午尽去厕所了。

第七,别指手划脚。要想让她不按着你说的去做,最好的办法就是指手划脚。聪明的办法是让那件事变成她自己的想法,而且还要好玩儿。我最骄傲的时刻之一就是说服卢卢看世界杯橄榄球决赛比在沙坑里玩有趣。

第八,别跟她抱怨。这可是一个棘手的事情。我的意思是,别拿小问题麻烦她。当我向她诉说一个糟糕回忆或者背部疼痛时,她是不太关心的。可是如果真有问题出现,她会本能地感觉到,给我一个拥抱,扶我起来,比我想象的次数要多。

第九,别争论。这话简直没意义。你永远也不会赢。你要是想赢,那也是没有意义的胜利,因为此后很长时间她的情绪都不好。坦率地讲,谁愿意闹别扭?这是我最后而且最重要的意见。

第十,别让她哭。看着卢卢硕大无辜的棕色眼睛充满了泪水,恐怕没有比这更抑郁的了。她的嘴巴张得大大,流着口水,成了凄惨的紧急求助信号而穿透了我的心。她一哭,我的防线便荡然无存。没有对策。吃的?扮个猴脸?马脸?用筷子扎我眼睛?只要能让她不哭,做什么都行,可是她就是停不下来。

作者:英国《星期日时报》记者塔德·萨夫兰
译自:英国《泰晤士报》网站
泽者:姜汉忠
地址:http://blog.sina.com.cn/s/blog_3f5f4ee3010094dv.html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