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名人故事 > 正文
方文山成名过程揭秘
2008年08月07日 名人故事 ⁄ 共 3239字 评论关闭 ⁄ 被围观 5,641 views+

喜欢周杰伦的人,没人不知道方文山。他个头不高,笑容羞涩,惯穿牛仔T恤,爱在满头乱发上罩顶帽子。正是这个样貌普通的男子,创作出了《东风破》、《菊花台》、《千里之外》、《青花瓷》等脍炙人口的歌词。低微的出身挡不住惊世才华,他的横空出世,令沉闷的华语词坛掀起阵阵风暴,树立了无可替代的“方式”品牌……

梦想照进现实

小城里岁月流过去 清澈的勇气 洗涤过的回忆
我记得你 骄傲的活下去—《霍元甲》

1969年,方文山出生于台北一个偏僻小镇的蓝领家庭。他自小便勤工俭学,每逢寒暑假都要外出打工:派送广告,当餐厅服务员,做业务员,当高尔夫球童……只要能赚钱,他从不拈轻怕重,小小年纪已尝遍生活的苦辣滋味。每当回顾这段漫长的艰苦岁月,他总是心怀感激,“正因有过那些困顿和苦难,今天才懂得惜福。”

学生时代,因为成绩不佳,他一直默默无闻,还常挨老师臭骂。但作文是好的,往往老师出完题目,他三两下就交稿了。自己写还不够,还要帮同学写才过瘾。他自言并非天才式人物,既不早慧,也没有明确目标,只是在孤独寂寞时,靠乱写乱画来排遣心中的块垒。服完兵役,他慢慢开窍,意识到写作才是他的“宿命 ”。从此,他开始大量读书,勤勉笔耕,简直到了如痴如醉的地步。

然而那时他还藉藉无名,为求温饱仍需另辟蹊径。只有私立职高学历的他,做过纺织厂机械维修工、百货物流送货司机,去台北前最后一份工作则是安装防盗系统的工人,每天头顶安全帽,手拎电钻,在尘土瓦砾中汗流浃背地工作。

对作词的痴爱也愈发欲罢不能,因为这给了他快乐和自信。工作时,他常带上本子和笔,想到一个佳句就赶紧记下来。工作之余,他试着改写当时最走红的歌词,一个字一个字去推敲;为写一首不熟悉意境的词,他会耐心地翻阅无数资料,甚至还跑去上两期编剧班,学到场面调度、蒙太奇剪接等,这些技术让他后来写的词更具画面感,像在铺陈一部电影……就这样边工作边学习创作,半年里竟积累了200多首歌词。他精心挑选出100多首装订成册,并以“初生牛犊不怕虎”的精神投寄了100份给台湾各大唱片公司。

他有些忐忑,又相当清醒,当时估计,只有12.5份会被制作人看到,结果被联络的几率只有1%。其实,从后来的结果看,这1%已经弥足珍贵,它就是他的100%!

成为“宪哥的人”

我将潮来潮去的过往 用月光 逐一拧干 回忆
像极其缓慢难以溶化的糖—《我施放过漂流最远的船》

回想那一天,至今仍有些如梦似幻。1997年7月7日凌晨,突然有人打电话给他,对方自称是吴宗宪。这名字太如雷贯耳,方文山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放下电话,他的心还跳得厉害。

方文山穿上平常的T恤,带上自己的作品去见吴宗宪。临行前,他想了想,去买了一张吴宗宪的专辑—找他签个名。

来到录音棚,吴宗宪正忙着,简单跟方文山说了一下签约的年限、版税分配比例,就约第二次来签约的时间了。

那时方文山最爱跟别人说的一句话是:“我是宪哥的人。”他同时兼做公司的行政工作,薪水两万新台币,没钱租房子,只好住公司。所谓住公司,也不过就是躺在沙发上,或在录音棚里拼几把椅子。第一年,他有70%时间住公司,第二年减少为50%,第四年他买了自己的房子。

新人永远无法避开的是“比稿”。“比稿”就是把一首曲子同时给所有写词的人,大家要求一样,最后从交上来的作品里挑一个出来。方文山悟出了一套制胜秘诀:如果大家都讲情绪的字眼,我就突出画面感;别人都用形容词,我就加大背景的东西,这样就会比较注意你。几个月后,方文山作词、周杰伦作曲,交出了签约后的第一个作品:吴宗宪的《你比从前快乐》。

现在,方文山写一首词可以得到两万多新台币的预付版税,如果卖得好还有更多分成。他懂得知恩图报,成名后也并未中断与吴宗宪的合作,还续了约。

周曲+方词,无缝天衣

我们都拥有着 相同的大脑 一样的嗜好
我知道共同的默契很重要那骄傲才不会寂寞的很无聊—《同一种调调》

方文山与周杰伦同时被吴宗宪招入麾下,都属无名小卒,一开始两人并无互动,彼此印象都只有一个字:酷。一天,吴宗宪拿方文山的新词给周杰伦听,周杰伦轻轻说“没什么”。自信的方文山顿时气爆,他把周杰伦这个“不懂音乐的人”视为“仇人”。同样,方文山会对吴宗宪说“周杰伦写的歌不好听”。

周杰伦录唱时常随性更改方文山的歌词,方文山不答应。但是,他常常最后让步,会写几个版本让周杰伦选择。分歧和争论悄然消失,他们渐渐成了好朋友。

周杰伦走红后的前两年,人人争抢周杰伦的曲,却没人要方文山的词,他们会找姚谦等名人来填词。然而,大家慢慢发现,周杰伦的曲子还是与方文山的词最配。他可以就着周杰伦跳脱的旋律给他李小龙的味道,忽而也可以深情款款。他们合作的音乐几乎曲曲风行,周杰伦也说:“我的歌没有文山不行。”

方文山和周杰伦几乎天天泡在公司,研究整个华语音乐市场,也培养出“革命情感”。两人一天比一天默契,也越来越知道彼此心里在想什么、需要什么。周杰伦前两张专辑几乎由方文山一手包办,后来周杰伦只需指出一个大方向就完全放手,他觉得方文山写出来的东西比他们交流到的更丰富!

“想把音乐做到极致,是我俩最大的共同点,虽然偶尔也会因为坚持自己的想法,在词曲搭配的观念上产生些小摩擦,但也就是因为这样,我反而更能看清自己在音乐上的无限可能性。”方文山说。

最爱中国风

让我来调个偏方 专治你媚外的伤
已扎根千年的汉方
有别人不知道的力量—《本草纲目》

方文山年近不惑,但仍有着羞涩的微笑,你还能从他眼神中读到纯真。在所有的创作中,他特别强调纯爱。他解释不出那些高高低低、深深浅浅的句子来自哪里,因为一个真正好的词人是自发自然的,文字于他并非游戏,里面有伤害,也有隐秘的幸福。

在方文山创作的众多作品中,最引人瞩目的当属那些具有浓郁“中国风”、近似古诗词的歌词。比如《东风破》:“一盏离愁孤单伫立在窗口,我在门后,假装你人还没走,旧地如重游,月圆更寂寞,夜半清醒的烛火,不忍苛责我。”方文山当时一气呵成,一字不改,满意得不得了。而周杰伦在春晚上演唱的那首《青花瓷》,泼墨山水般徐徐展开的古典意境,再次艳惊众生。

方文山说:“我不是刻意要创造什么趋势,而是我的人格特质使然,对民族意识及民族文化有强烈的关心。我希望人家会注意到,噢,原来东方味也可以变成流行歌曲,而不是锁在抽屉里的唐诗宋词而已。”

方文山说话不快,甚至有些口拙,对老东西十分迷恋,回答问题总爱引典故。四年前他初来北京,就和朋友去转悠待拆的老胡同,寻找、捡拾那些刻有“某某胡同”字样的门牌,就像他在《上海一九四三》中写的:“消失的旧时光,一九四三,回头看的片段,有一些风霜,老唱盘旧皮箱,装满了明信片的铁盒里,藏着一片玫瑰花瓣。”他特别喜爱那些带有时光痕迹、旧时记忆的小东西。

当然,他最痴迷的还是中国文字。他说,“汉字,尤其是传统的繁体字,是现今世界上唯一的表意文字,这是何等骄傲的事啊!在现今强调文化多元化的国际社会,维护中华文化独一无二、无可取代的特性,更显重要意义。”2007年初,诗集《关于方文山的素颜韵脚诗》出版,一上市就引起疯狂抢购。他首度集结了 “素颜”与“韵脚”的概念,宣誓不添加标点符号、阿拉伯数字以及任何外来语汇,坚持以汉字的素面朝天来写诗。

数十次登上两岸三地音乐大奖的奖台,成为华文词坛地标性人物的方文山,朴质的本性丝毫未变。有时候,周杰伦假装别的唱片公司的人向他邀词,开玩笑整他。方文山真诚随和,从来不会拒绝别人的请求,更不会粗制滥造,所以总是忙个没完没了。他并不多产,出道以来,正式推出了不到200首歌,但许多都灵光四射、直抵人心。他要的不是一时走红,而是流传不朽,因为“只有文章能穿梭千年”。

作词、写书之外,方文山有一个隐秘的梦想—电影编剧。他还写过一本励志小书《演好你自己的偶像剧》,其中写道:如果励志是一项商品,还有什么人比我更有资格、更适合代言的!不要把青春消耗在电视机面前观看别人的人生,抱怨自己的人生平淡,何不换个角度,把镜头对准自己,好好把握自己的人生!

作者:格林
来源:青年文摘绿版2008年5月·青年一代 本刊特约稿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