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成功励志 > 正文
中性
2006年09月06日 成功励志 ⁄ 共 2173字 评论关闭 ⁄ 被围观 122 views+

  街上走着一个扎小抓髻穿花衬衣的大个子,身材窈窕。我想个子这么高的女孩该去当模特。那人猛一回头,我看到一部茂盛若草坪的胡子。

  屋里进来个年轻人,蓝短裤,白T恤,一双运动鞋,头发短得像刺猬。只有波浪起伏的胸部,使我确知她是一个女孩。

  我看见一位女经理端坐在皮椅上,面前几部电话机像救火车似的此起彼伏鸣叫。她牵着话筒简短地吐出:"是"或"不是"、"好"或"不好"的单音节,清脆的像一枚枚闪亮的图钉,把自己的思维像地图一样明晰地挂在对方的脑海里。间或有几位须眉男子来向她请示工作,虽不敢说他们是唯唯诺诺,形容为毕恭毕敬是一点也不过分的。

  看到过一位男子汉的眼泪。那是一处豪华的酒店,周围熙熙攘攘,砖红色的果茶粘得像血。他在讲他的抱负--以后做一个议员。这不是一个悲痛的话题,这也不是一个哭泣的环境。我以为女人是很讲究哭的气氛的。在我完全意料不到的时候,男人的泪水像冰雹一般殒落。有棱角的水滴砸在宝蓝色的金利来领带上,发出沉闷的声响。

  五十知天命。他已到达了这条智慧的界限。

  很久以来我就知道,当买不到合适的女衬衣的时候,不妨到男服柜台转一转。那里是超出想象的花团锦簇呢!

  我的一位男性熟人脚小,以前总听他抱怨不得不买童鞋。有一次他神秘地告诉我,现在可好了,可以买女鞋了。我吓了一大跳,说你要穿高跟鞋了,是吗?他说,你一定是好久没到女鞋柜台去了。现如今的女鞋平跟有鞋带,简直跟男鞋一模一样。

  男人和女人都穿夹克。男人和女人都围丝巾。运动鞋早就不分男女,紫红色墨绿色甚至明黄--这些以前女人的专用色彩,老爷爷也敢招摇过市。男人能爬上的山,女人也能爬;男人能飞上的天,女人也能飞。除了体育比赛还分男女,性别的界限被一块巨大的橡皮涂抹着,越来越模糊。

  于是,我想到了"中性"。

  中性是一种物质的属性。硷是一种沉重的苦涩,酸是一种尖锐的疼痛。惟有中性,豁达明朗温和平静。当男人和女人各自强调着自己的性别角色,在混沌之中摸索了许多世纪以后,不约而同地走向了中性。

  中性是一种视角。男人和女人就像两只不同的眼睛,隔着鼻子观察这个世界。特定的视角既帮助了他们,又妨碍了他们。在社会这所立体影院里,男人和女人戴着破碎的一只镜片的眼镜,影像模糊,头晕脑胀。中性是一副完整漂亮的新眼镜,它使男人和女人看到的景象真实而统一。

  中性是一种语言。男人和女人是各自孤独的国度,要么老死不相往来,要么箭拔弩张兵戎相见。当然这与边界的纠纷、风俗的迥异有关,但言语的不通,实在也是一个极重要的原因。男族操粗犷语,女族操婉细语,就有了许多难以翻译的词汇。中性是性别联合国的世界语,大家再不致发生误会。

  中性是一种位置。赤道上太炎热,南极里太寒凉。惟有温带最惬意。太靠左了是悬崖,太靠右了是绝壁,惟有大路中间最安全。太阳底下晃眼,雷雨之中暗淡。惟有月朗风清的傍晚,我们既可眺望遥远的征程,又可欣赏路边的风景。这是一种良好的生存状态。

  中性是一种智慧。在有关自身和社会的命题上,男人和女人总是古怪地争论不止。女人耿耿于怀自己是肋骨变的,拼了命要证明自己是脊梁。于是就有了铁姑娘队,以求得同男人的一模一样为荣。丢了肋骨的男人,就成了严格意义上的残疾人?穴我认为那根肋骨一定是取自左胸--就是心脏的前方?雪,心房裸露着,格外易受伤害。为了防止创伤,男人就装得此处坚强无比,希望对手糊涂,自动不来攻击。而每一个中性的人都是完整的个体,不偏颇不傲慢,不逞一时之勇,不计一地得失。他们的神经像强韧的钢索,弹拨得出美妙的音符,悬挂得起如晦的黑暗。

  中性是一种勇气。从远古时代,男人和女人就不断强化着服饰上的区别。如今忽视了外在的标志,就像撕去了货物的商标,更要靠内在的质量说话。性征不再是附丽于颜色、发式的皮毛,而是一种像灯笼一样由内向外渗透的光茫。中性像一片苍茫的背景,使性别的感觉珍珠一般凸现出来,成为魅力的源泉。

  中性是一种删削和简化。整个人类返朴归真,男人和女人大踏步地逼近终极的窗口,缩写为大写的人,抽象的人,纯粹的人。

  中性并不同于男人能办到的事女人也能办到。后者是风暴中一条小船向另一条巨轮的单方面靠拢。中性是海洋中的灯塔,我们都向那温暖的光明游去,戮力同心,遥相呼应。

  中性的实质是对体力差异的忽视。曾几何时,筋骨的强健是无数事物的度量衡标准。生理的差异是男性和女性永不泯灭的性沟。但历史并不是体育纪录的翻版,把男子和女子单独立项。居里夫人名垂史册,不是因为"夫人",而是因为"镭"。李清照流传千古,不是因为美丽,而是因为"凄凄惨惨戚戚"的哀婉和"死亦为鬼雄"的壮怀。熔炉般的历史是按照宇宙的含金量来品味矿石的价值,而不在意它是圆是方。

  高科技把体力的堤坝冲毁,机械加长了女人的手。只要按几个电钮,庞然大物会轰然倒塌。电脑不会计较揿压它的那只手是粗糙多毛还是纤细如柳。甚至战争也早不是刀光剑影的格斗,而在千里之外的杯觥交错中。

  意志的竞技场,不存在女士优先的法则。造物主不是绅士,而是猛士。他只青睐把它打败的赢家,才不管你是穿花袄还是长袍。

  我们站在中性的横杆前。女性不再受到歧视,也不接受优待。

  中性使世界明了,中性使世界严峻。不管你喜欢不喜欢,这个世界越来越趋向大一统的中性,显示的是每个个体独特的力量。

  作者:毕淑敏  摘自:《我很重要》

【上篇】
【下篇】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