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时候我们会想:真烦恼啊,去找一个清净的地方吧。这种想法在佛教看来,无非是从这个牢笼里面跳出来,钻到另一个牢笼里面去。所以,不能执著于烦恼,也不能执著于清净。佛教告诉我们,所有的东西都是相对的。我举个例子:一件衣服脏了,就拿去洗。那么是不是洗洗就干净了呢?其实,洗干净了之后,脏不存在了,干净失去了和它比较的东西,那么干净也就不存在了。禅宗就是要我们把握大乘佛教中一切皆空的根本精髓,破除对一切现象的执著。这好像违背人们常识性的认识,因为我们要认识事物,必须是处在分别、比较的情况下。说一个东西甜,那一定是和不甜或者和酸的东西来比较而言的。佛教看到,正是由于这种分别的看问题,使人产生了执著心,放不下。一切的执著来源于“有我”。因为“有我”所以“有他”。“我的”就要好好保护,“他的”我得想办法变成“我的”。这样,便产生了三心:贪、嗔、痴。其实,“我的”、“他的”等等事物都不具有恒常性,争来抢去的有什么意思呢?“空”的理论就是用来破除分别心和执著心。禅宗“最上乘禅”的核心表现是:注重内在精神的把握和修正而不拘于外在的各种表现形式。所以参禅的关键是要把禅的精神体现在时时、处处、事事当中。唐代玄觉有句话:“行亦禅,坐亦禅,语默动静体安然。”禅师马祖道一的大弟子大珠慧海也讲过“行住坐卧并是汝性用”。禅本来需要静坐的,但禅宗破除了这种外在形式,把禅体现在一切地点、一切时间、一切事件上面。这样,禅已经不是佛教统一使用的修行方法了,因此禅宗是一个独立的宗派。

禅的本质是一种实践,而不是对单纯理论的讨论。传统的禅如此,禅宗“最上乘禅”也是如此。“最上乘禅”实践的中心就是今天我的讲座题目——体悟生命。认同生命的意义和价值叫体悟生命。如果你想学禅,学禅后没有体悟到生命,那我认为你的禅只是口头上的禅,只是文字上的禅,这样的禅对你没有帮助。怎么来体悟生命呢?生命也可以分为几个不同的层次,有肉体上、生理上的生命,也有精神上的生命。精神上的生命又可以分成心理层面的和理智层面的。生命的这三个层面和我前面提到的贪、嗔、痴是联系在一起的。体悟生命,首先要认识到生命是苦。生命之苦,一个是贪、嗔、痴“三毒攻心”,一个是“八苦缠绕”。这些每个人都避免不了,我不是在吓唬大家。贪、嗔、痴三心中,“贪”相对来讲是最容易戒除的,“嗔”比较难戒除。现实中有许多东西让你放不下它,比如说名次:比赛第一,学习第一等等,让你不得不去和别人比,这使人很痛苦。我认为,一个人在这样的环境下面是不能够健康发展的。人人都有自己的长处,应该发挥自己的长处,不应该向一个标准看齐,标准可以有许多。俗话说“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而我们现在往往只盯着其中一行或几行,这就麻烦了。现在有些年轻人正是由于这样,感觉压力很大,心理不平衡,导致精神失常。我对此很痛心。“痴”现在也越来越严重。我们现在一切讲科学,科学就要分辨,就要分析,就要打破砂锅问到底。但是实际上,有许多问题是打不破砂锅也问不到底的。有很多东西我们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知道,还有很多东西我们永远不会知道的。更重要的是,我们对客观事物研究得越深入,我们未知的东西就会越多。所以我常常讲,我们要有一个科学的精神,但是我们还必须有人文的开导。

2003年6月,国家宗教局召开了一个座谈会,讨论关于宗教的长期性问题。我们曾经有很长一段时间认为宗教很快就会消亡,因为我们科学发达了,我们能掌握自然规律了,能掌握自己命运了,剥削阶级推翻了,阶级压迫不存在了。但是从哲学上说,有些问题是永远解决不了的。第一,人认识的有限性和世界的无限性这对矛盾永远存在。今天认识了这个,明天它就可能变化了,我们又不认识它了。或者你认识这个,不认识那个。偌大的一个世界总有人未知的角落。如果世界被人认识透彻,那世界就不存在了。恰恰是人们的种种疑问的存在,就有导致迷信或者宗教信仰的可能。第二,偶然性和必然性的关系。偶然性永远排除不掉,所有的必然都要通过偶然才能实现,反过来,偶然中间也有必然。两个人一块儿走,为什么这块砖头偏偏掉到我脑袋上而不掉在他脑袋上呢?解释有很多,但有一点,偶然性是存在的。正由于人们对偶然性的各种理解,同样有导致宗教信仰的可能。而这些东西是科学永远无法证明的。

我在会上提出:应该多一些人文的开导,我们应该有一个开阔的胸襟,不要追究过分细小的事情,不要钻牛角尖。中国古人有很多这方面的教导。庄子说:“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以有涯随无涯,殆矣。”我的生命是有限的,而认知是无限的,以有限的生命去追寻无限的世界,那是要出问题的。孔子说:“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这句话不仅仅是表达一个谦虚的意思,而是因为有些事情我们确实不可知。庄子还说:“六合之外,圣人存而不论;六合之内,论而不议。”“六合”是天地四方。天地范围之内的事情我们可以讲一讲但是不必要去议论它;天地范围之外的事情我们可以“存而不认”。禅宗之所以能在中国发展起来,是因为它和中国传统的人文精神有着契合点。《荀子》中说,人们求学问,并不是为了自己怎样通达,而是为了当碰到坎坷挫折的时候,不会被它们难倒而不知所措。人才与不才是自己的问题,遇与不遇是时的问题。有才能的人没有机遇,古往今来多得很。怀才不遇的人往往会有很多牢骚,怨天尤人。实际上这是自寻烦恼。所以我们在准备才能的时候也要等待时机、把握机会,更要创造时机。有很多机遇可以由自己创造。我想举一个很简单的例子:两个人给领导当助手,一个人总是认认真真地完成任务,另一个人总觉得任务太简单,自己是大材小用,所以总是马马虎虎地完成任务。如果你是领导的话,你更喜欢哪个人?很多人会告诉我,当然是喜欢第一个人了!所以,第一个人实际上就是给自己创造了机会,下次领导有事情肯定找他,因为他做事认真负责。时间长了之后,他积累了工作经验,增长了才能。我们要看到才能和时间的关系,更要看到创造机会的重要。我现在在讲台上讲,下面那么多同学在听,你们不要觉得我有多了不起,而是因为我有这个机遇,很多造诣比我深的人没有这个机会来给大家讲。刚才有同学说我是权威,不是的!(笑)有这样的机会我就要把握,充分发挥才能。没有机会的时候你也不要埋怨,因为你在积累你的才能,你在寻找、在创造机会。我认为“三毒”现在对我们影响比过去更厉害,我们因此也更需要人文的开导。一个人不应该老是很紧张,文武之道,一张一弛,需要认真的时候,也需要放松的时候。看问题要全面一点儿,把事情看得开一点儿。事事得第一,肯定是好事么?不见得。把事情做好才是最重要的,不是第一但也能够把事情做好。中国传统文化中的儒家、佛家、道家文化,还有禅宗的人文精神,都可以对今天的人们有清醒、缓释的作用。

另外,生命还有“八苦缠绕”。生老病死就是其中四苦。确实,生死是困扰人类的大问题。人类的大脑太发达了,会想这个问题,动物大概很少想。(笑)人们常常把宗教说成是一种临终关怀,其实临终关怀不是只关怀死,也要关怀生,没有生哪来的死?老、病会给家人给社会带来很多麻烦,所以现在常常讲健康最幸福。同学们有时候对我说,楼老师您年纪也不小了,下雨下雪天就别来上课了吧。我说不行啊!我说,人能活动就是幸福,你们不要剥夺我的幸福!今天我能来给大家讲座是我的幸福,我能让大家都感到幸福那更是我的幸福,是吧?(掌声)还有四种苦跟精神上有关系。爱别离苦,我们会为和我们爱的人分别而痛苦;怨憎会苦,冤家碰头肯定痛苦;求不得苦,想要得到的东西得不到,很烦恼;五蕴炽盛苦,五蕴就是色、受、想、行、识,在佛教看来,一切生命体都是由这五个方面组成的,色属于物质方面,受、想、行、识属于精神方面。以上八苦缠绕着我们,任何人逃脱不了。可能有人能摆脱后四种苦,但前面四种是无论如何也逃脱不了的。但是,后四种苦,凡是有感情的人也逃不掉。先要认识人生的苦,然后再寻求生命的真谛。

" />
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心灵故事 > 正文
禅与生命体悟(三)
2008年12月13日 心灵故事 ⁄ 共 3235字 评论关闭 ⁄ 被围观 185 views+

有时候我们会想:真烦恼啊,去找一个清净的地方吧。这种想法在佛教看来,无非是从这个牢笼里面跳出来,钻到另一个牢笼里面去。所以,不能执著于烦恼,也不能执著于清净。佛教告诉我们,所有的东西都是相对的。我举个例子:一件衣服脏了,就拿去洗。那么是不是洗洗就干净了呢? 其实,洗干净了之后,脏不存在了,干净失去了和它比较的东西,那么干净也就不存在了。禅宗就是要我们把握大乘佛教中一切皆空的根本精髓,破除对一切现象的执著。这好像违背人们常识性的认识,因为我们要认识事物,必须是处在分别、比较的情况下。说一个东西甜,那一定是和不甜或者和酸的东西来比较而言的。佛教看到,正是由于这种分别的看问题,使人产生了执著心,放不下。一切的执著来源于“有我”。因为“有我”所以“有他”。“我的”就要好好保护,“他的”我得想办法变成“我的”。这样,便产生了三心:贪、嗔、痴。其实,“我的”、“他的”等等事物都不具有恒常性,争来抢去的有什么意思呢?“空”的理论就是用来破除分别心和执著心。禅宗“最上乘禅”的核心表现是:注重内在精神的把握和修正而不拘于外在的各种表现形式。所以参禅的关键是要把禅的精神体现在时时、处处、事事当中。唐代玄觉有句话:“行亦禅,坐亦禅,语默动静体安然。”禅师马祖道一的大弟子大珠慧海也讲过“行住坐卧并是汝性用”。禅本来需要静坐的,但禅宗破除了这种外在形式,把禅体现在一切地点、一切时间、一切事件上面。这样,禅已经不是佛教统一使用的修行方法了,因此禅宗是一个独立的宗派。

禅的本质是一种实践,而不是对单纯理论的讨论。传统的禅如此,禅宗“最上乘禅”也是如此。“最上乘禅”实践的中心就是今天我的讲座题目——体悟生命。认同生命的意义和价值叫体悟生命。如果你想学禅,学禅后没有体悟到生命,那我认为你的禅只是口头上的禅,只是文字上的禅,这样的禅对你没有帮助。怎么来体悟生命呢?生命也可以分为几个不同的层次,有肉体上、生理上的生命,也有精神上的生命。精神上的生命又可以分成心理层面的和理智层面的。生命的这三个层面和我前面提到的贪、嗔、痴是联系在一起的。体悟生命,首先要认识到生命是苦。生命之苦,一个是贪、嗔、痴“三毒攻心”,一个是“八苦缠绕”。这些每个人都避免不了,我不是在吓唬大家。贪、嗔、痴三心中,“贪”相对来讲是最容易戒除的,“嗔”比较难戒除。现实中有许多东西让你放不下它,比如说名次:比赛第一,学习第一等等,让你不得不去和别人比,这使人很痛苦。我认为,一个人在这样的环境下面是不能够健康发展的。人人都有自己的长处,应该发挥自己的长处,不应该向一个标准看齐,标准可以有许多。俗话说“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而我们现在往往只盯着其中一行或几行,这就麻烦了。现在有些年轻人正是由于这样,感觉压力很大,心理不平衡,导致精神失常。我对此很痛心。“痴”现在也越来越严重。我们现在一切讲科学,科学就要分辨,就要分析,就要打破砂锅问到底。但是实际上,有许多问题是打不破砂锅也问不到底的。有很多东西我们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知道,还有很多东西我们永远不会知道的。更重要的是,我们对客观事物研究得越深入,我们未知的东西就会越多。所以我常常讲,我们要有一个科学的精神,但是我们还必须有人文的开导。

2003年6月,国家宗教局召开了一个座谈会,讨论关于宗教的长期性问题。我们曾经有很长一段时间认为宗教很快就会消亡,因为我们科学发达了,我们能掌握自然规律了,能掌握自己命运了,剥削阶级推翻了,阶级压迫不存在了。但是从哲学上说,有些问题是永远解决不了的。第一,人认识的有限性和世界的无限性这对矛盾永远存在。今天认识了这个,明天它就可能变化了,我们又不认识它了。或者你认识这个,不认识那个。偌大的一个世界总有人未知的角落。如果世界被人认识透彻,那世界就不存在了。恰恰是人们的种种疑问的存在,就有导致迷信或者宗教信仰的可能。第二,偶然性和必然性的关系。偶然性永远排除不掉,所有的必然都要通过偶然才能实现,反过来,偶然中间也有必然。两个人一块儿走,为什么这块砖头偏偏掉到我脑袋上而不掉在他脑袋上呢?解释有很多,但有一点,偶然性是存在的。正由于人们对偶然性的各种理解,同样有导致宗教信仰的可能。而这些东西是科学永远无法证明的。

我在会上提出:应该多一些人文的开导,我们应该有一个开阔的胸襟,不要追究过分细小的事情,不要钻牛角尖。中国古人有很多这方面的教导。庄子说:“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以有涯随无涯,殆矣。”我的生命是有限的,而认知是无限的,以有限的生命去追寻无限的世界,那是要出问题的。孔子说:“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这句话不仅仅是表达一个谦虚的意思,而是因为有些事情我们确实不可知。庄子还说:“六合之外,圣人存而不论;六合之内,论而不议。”“六合”是天地四方。天地范围之内的事情我们可以讲一讲但是不必要去议论它;天地范围之外的事情我们可以“存而不认”。禅宗之所以能在中国发展起来,是因为它和中国传统的人文精神有着契合点。《荀子》中说,人们求学问,并不是为了自己怎样通达,而是为了当碰到坎坷挫折的时候,不会被它们难倒而不知所措。人才与不才是自己的问题,遇与不遇是时的问题。有才能的人没有机遇,古往今来多得很。怀才不遇的人往往会有很多牢骚,怨天尤人。实际上这是自寻烦恼。所以我们在准备才能的时候也要等待时机、把握机会,更要创造时机。有很多机遇可以由自己创造。我想举一个很简单的例子:两个人给领导当助手,一个人总是认认真真地完成任务,另一个人总觉得任务太简单,自己是大材小用,所以总是马马虎虎地完成任务。如果你是领导的话,你更喜欢哪个人?很多人会告诉我,当然是喜欢第一个人了!所以,第一个人实际上就是给自己创造了机会,下次领导有事情肯定找他,因为他做事认真负责。时间长了之后,他积累了工作经验,增长了才能。我们要看到才能和时间的关系,更要看到创造机会的重要。我现在在讲台上讲,下面那么多同学在听,你们不要觉得我有多了不起,而是因为我有这个机遇,很多造诣比我深的人没有这个机会来给大家讲。刚才有同学说我是权威,不是的!(笑)有这样的机会我就要把握,充分发挥才能。没有机会的时候你也不要埋怨,因为你在积累你的才能,你在寻找、在创造机会。我认为“三毒”现在对我们影响比过去更厉害,我们因此也更需要人文的开导。一个人不应该老是很紧张,文武之道,一张一弛,需要认真的时候,也需要放松的时候。看问题要全面一点儿,把事情看得开一点儿。事事得第一,肯定是好事么?不见得。把事情做好才是最重要的,不是第一但也能够把事情做好。中国传统文化中的儒家、佛家、道家文化,还有禅宗的人文精神,都可以对今天的人们有清醒、缓释的作用。

另外,生命还有“八苦缠绕”。生老病死就是其中四苦。确实,生死是困扰人类的大问题。人类的大脑太发达了,会想这个问题,动物大概很少想。(笑)人们常常把宗教说成是一种临终关怀,其实临终关怀不是只关怀死,也要关怀生,没有生哪来的死?老、病会给家人给社会带来很多麻烦,所以现在常常讲健康最幸福。同学们有时候对我说,楼老师您年纪也不小了,下雨下雪天就别来上课了吧。我说不行啊!我说,人能活动就是幸福,你们不要剥夺我的幸福!今天我能来给大家讲座是我的幸福,我能让大家都感到幸福那更是我的幸福,是吧?(掌声)还有四种苦跟精神上有关系。爱别离苦,我们会为和我们爱的人分别而痛苦;怨憎会苦,冤家碰头肯定痛苦;求不得苦,想要得到的东西得不到,很烦恼;五蕴炽盛苦,五蕴就是色、受、想、行、识,在佛教看来,一切生命体都是由这五个方面组成的,色属于物质方面,受、想、行、识属于精神方面。以上八苦缠绕着我们,任何人逃脱不了。可能有人能摆脱后四种苦,但前面四种是无论如何也逃脱不了的。但是,后四种苦,凡是有感情的人也逃不掉。先要认识人生的苦,然后再寻求生命的真谛。

作者:楼宇烈

禅与生命体悟(一)
禅与生命体悟(二)
禅与生命体悟(三)
禅与生命体悟(四)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