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  养

□ 文/陈丹青

 青年文摘绿版2008年11月·珍珠滩

 

    我到罗马旅游,找到两条专卖古董的大街,一家一家进去看。有一家进去后,我就埋头看小雕塑、小文物,然后向一位很有风度的老先生问价钱。问了几件,老先生都说不卖,我说:“为什么不卖呢?”他就说实话了,他说:“这是我的店,你进来了,不跟我打招呼,就在那里看,然后问我卖不卖,我不卖。”在罗马,在文艺复兴的故国,不经意之间,小时候“文革知青”那种没教养,那种粗鄙的人格,就露出来,这位老人把我点醒了。

    有一次在大学厕所里正撒尿,一个仪表堂堂的青年,二十四五岁的样子,是个研究生,非常帅的小伙子,立刻跑过来站在我后面大声说:“你是不是陈老师?我是从江西来的,你在江西插过队,我要跟你照个相。”我非常尴尬,因为我正在撒尿。

    出了厕所,他早已准备好了照相机,把我像人质一样一把夹住,不由分说就拍照。

    小时候,所有大人都不许我们这样对待人,可是如今变成大学里司空见惯的事情。不是对我一个人,所有他们认为有价值的或必须认识一下的,都这样,行话叫做“混个脸熟”—这就是没教养。

(屈小明摘自《医学人文讲坛》,清华大学出版社)

" />
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人际关系 > 正文
陈丹青:中国人的教养问题
2008年12月08日 人际关系 ⁄ 共 447字 评论数 3 ⁄ 被围观 89 views+

我到罗马旅游,找到两条专卖古董的大街,一家一家进去看。有一家进去后,我就埋头看小雕塑、小文物,然后向一位很有风度的老先生问价钱。问了几件,老先生都说不卖,我说:“为什么不卖呢?”他就说实话了,他说:“这是我的店,你进来了,不跟我打招呼,就在那里看,然后问我卖不卖,我不卖。”在罗马,在文艺复兴的故国,不经意之间,小时候“文革知青”那种没教养,那种粗鄙的人格,就露出来,这位老人把我点醒了。

有一次在大学厕所里正撒尿,一个仪表堂堂的青年,二十四五岁的样子,是个研究生,非常帅的小伙子,立刻跑过来站在我后面大声说:“你是不是陈老师?我是从江西来的,你在江西插过队,我要跟你照个相。”我非常尴尬,因为我正在撒尿。

出了厕所,他早已准备好了照相机,把我像人质一样一把夹住,不由分说就拍照。

小时候,所有大人都不许我们这样对待人,可是如今变成大学里司空见惯的事情。不是对我一个人,所有他们认为有价值的或必须认识一下的,都这样,行话叫做“混个脸熟”—这就是没教养。

作者:陈丹青
青年文摘绿版2008年11月·珍珠滩

目前有 3 条留言 其中:访客:3 条, 博主:0 条

  1. 士大夫 : 2008年12月10日18:26:09  1楼

    不要动不动就拿国人说事,个别人能代表中国么?

  2. 励志人生 : 2008年12月10日18:44:24  2楼

    相当一部分人,听到批评就头脑发热了,比如楼上这位“士大夫”。

  3. 匿名 : 2008年12月19日00:11:29  3楼

    这个人,自己想想就行了,不要拿你的烂东西出来忽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