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成功励志 > 正文
连岳:消失的天真
2010年01月04日 成功励志 ⁄ 共 1369字 评论数 1 ⁄ 被围观 112 views+

春节之前,一位广州署名GK的年青人给我发了一封很长的邮件,他1999年中专毕业后进入某事业单位,但是对这种单位的气氛不习惯,跳出来以来,过得并不好;在2005年通过公务员资格考试,并顺利成为一位公务员,他在刚过公务员试用期之后,却不顾家里的强烈反对,再次辞职。这种行动需要极大的勇气,在普遍缺乏安全感的当下,成为衣食无忧的公务员是许多人的首选,“圣父、圣子、圣公务员”三位一体的神圣气象正在产生,尤其是GK所在的经济不发达的福建山区小县城(以我对小县城价值体系的了解),当上了公务员,那是非常阿弥陀佛、非常列祖列宗的当头鸿运。但是离开“体制”的生活依然不堪,为此,跟他认识了 14年的女友也离开了他,他于是问我,放弃自己的追求,以换取一种小市民的幸福是否值得?

我对这种坚持个人追求,敢于选择的人从来充满了好感。可是我也不知道如何回答这个问题,一是并不能因为我曾经是公务员,后来不干了,就有资格写“不当公务员而后得到幸福指南”,二是GK的疑问从来都存在,而且在一个公务员收益率较高的现实下,刚刚辞职后的不安定感与失落感是肯定会发生的,如果公务员辞职后就能在心灵与金钱方面得到丰厚的回报,那么这个好事一定轮不到GK这个孤独的小兵,而是会由那些现在热衷于当公务员的人得到。也就是说,GK一程度上的痛苦是必然的过程,当然这个答案未免过于灰暗。于是我选择在前几天将GK的邮件张贴在自己的blog上,小规模调查一下,收集到的留言(包括一个镜像 blog)有180多条,还有不少是费时费力写就的长篇大论。总的来说,对GK的选择,持负面评价的人多,这基本上符合我的预期,同时也让我更看重GK勇气的价值——因为这种勇气产生于一个不鼓励它的环境里。

要当一个偷懒的批评家,碰上一个年青人做出与众不同的决定,你闭着眼睛说他“太过理想化”、“考虑不周到”、“牢骚太盛”,往往都是对的,但是一个年青人,就是应该“太过理想化”而且常常发点牢骚,这是他的创造力与激情还没有被同化的特征,至于“周到的考虑”,这是一个虚构的概念,没有人能够算清楚五年后的事情,未来是测不准的。一个国家,如果多数年青人也跟老年人一样感叹“在哪里还不都一样?人不就是把小日子过好?”而且对放弃可视的物质利益去冒一次心灵自由之险持不解态度,看到自己模式外的成功者就说他是特例,从而不减自己的幸福感,看到自己模式外的失败者就上去踩一脚,从而加强自己的幸福感,我不敢说这种地方没有希望,可是总可以说它未免过于无聊吧?

去年,法国学者雷威(Bernard-Henri Lévy)游历了美国一通,对于沙漠中的人造城市拉斯维加斯,他与美国学者福山(Francis Fukuyama)有番观点交换,家人居住在这座赌城的福山,借这座城市的成形来说明创造力的重要来源,那就是美国人有种天真感,相信自己的理想必然可以实现,以厚重文化传统的欧洲眼光来看,没有传统的美国人未免显得傻乎乎的,可正是这点使他们不惧怕去做任何事情,他们没有压力“成为某某样子的人”,所以把他们扔进沙漠里,他们也能折腾出拉斯维加斯来。

我们当然不天真,精明得很,所以GK这样原本是人生的一次小小选择,在支持声音微弱的现实下,失败感却被放得很大。稍稍换个姿势都不容易,那些精明人构造的乏味势力,强大得可以把任何城市都变成沙漠,GK们对此不可不知。

作者:连岳

目前有 1 条留言 其中:访客:1 条, 博主:0 条

  1. 匿名 : 2010年01月10日12:30:50  1楼

    有理想的人都是值得我们每个人尊重和敬佩的.有理想就”go ahe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