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心灵故事 > 正文
有人送我一枝草
2010年08月11日 心灵故事 ⁄ 共 664字 评论数 3 ⁄ 被围观 1,005 views+

1971年的夏天,我在美国依利诺伊州立大学。

不知是抵美的第几个日子了,我从一个应征事情的地方往走回住处。那时候身上只剩下一点生活费,居留是大问题,找事没有着落,前途的茫然将步子压的很慢,穿过校园时,头是低着的。

远远的草坪边半躺着一个金发青年,好似十分注意地在凝视着我。他看着我,我也知道,但没有抬头。他站起来了,仍在看我。他又蹲下去在草坪上拿了一样什么东西,于是这个人向我走来。

步子跨得那么大,轻轻地吹着他的口哨,不成腔调又愉快的曲子。

不认识走过来的人,没有停步。

一片影子挡住去路,那吹口哨的青年,把右手举得高高的,手上捏着一枝碧绿的青草,正向我微笑。

“来!给你------”他将小草当珍宝一样似的递上来,我讶然地望着他,然后忍不住笑了起来。“对,微笑,就这个样子,嗯!快乐些------”他轻轻地说,说完拍拍我的面颊,将我的头发很亲切的弄弄乱,眼神送来一丝温柔的鼓励,又对我笑了笑。

然后,他双手插在口袋里,悠悠的走了。

那是我到美国后第一次收到的礼物。

小草,保留了许多年已找不到了,连名字也没法子知道,他的脸在记忆中模糊了,可是,直到现在,没有法子忘记他。

很多年过去了,常常觉得欠了这位陌生人一笔债,将信心和快乐传递给另一些人类。将这份感激的心,化作一道谢,一句微的,一个笑容,一种鼓励的眼神——送给似相识的面容,那些在生命中擦肩而过的人。

我喜爱生命,十分热爱他,只要生活中的一些小事使我愉快,活下去的信念就更加热切,虽然是平凡的日子,活着仍是美妙的。这份能力,来自那支小草的延伸,将这份债,不停地还下去,就是生存的快乐。

三毛 作

目前有 3 条留言 其中:访客:3 条, 博主:0 条

  1. 匿名 : 2012年01月07日11:13:01  1楼

    为什么文中的陌生人要送”我”一枝草?

  2. zyt : 2012年01月07日11:15:53  2楼

    文中的我当时是怎样的心情?

  3. sunny : 2012年06月17日09:22:31  3楼

    你对生存的快乐又有怎样的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