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心灵故事 > 正文
被老师读作文的时候
2007年02月07日 心灵故事 ⁄ 共 1764字 评论关闭 ⁄ 被围观 125 views+

  我小的时候,作文很好。主要是我爱写得与众不个学生不愿意受到老师的夸奖?可慢慢的,咸味和涩味就涌上心头。

  首先是我觉得自己写得很不好,应该写得更好一些。特别是老师那些表扬的话,仿佛椅子上堆满了图钉,叫人不敢坐踏实。

  最主要的是下课以后,同学们的神气怪怪的。"哦――哦――老师又用时传祥掏粪的勺子刳?穴夸?雪毕淑敏啦!"那时候我们刚学过一篇掏粪工人的课文,在北方话里,刳与夸同音。全班同学好像结成了孤立我的统一战线,跳皮筋,两边都不要我。要知道平日里,因为我个子高,跳得又好,大伙都抢着跟我一拨呢!我和谁说话,她会装作没听见扭身走开,然后故意跟别的人大声说笑,一块儿边说边看着我。

  在我幼小的心里,第一次懂得了什么叫孤独,什么叫被嫉妒。

  这样的日子一般持续两三天,就会过去。一来是孩子们毕竟小,容易健忘。一来我那时是大队长,人缘挺好,大伙有事都爱找我。

  作文每两周讲评一次,我便要经受一次精神的炼狱。

  怎么办呢?

  我想到的第一个办法是:从此不要把作文写得那样好。我开始挺随意地写作文,随大流,平平淡淡。果然,王老师不再念我的范文,同学们也和我相亲相爱。正在我很得意的时候,王老师找我了。"你的作文退步了,是不是骄傲了?"我执犟地保持沉默。不是不愿意告诉老师原因,而是不知道怎么说。假如我说了,老师会在班上把同学们数落一顿,(她会的,她的脾气很急躁。)那我的处境就更糟了。

  我讨厌打小报告、告密的人。

  王老师苦口婆心地开导我半天。虽说不是对症下药,我还是受到了教育。我想不能这样下去,我不应该用学习赌气。

  于是我又开始认认真真地写作文,争取每一篇都写得不同凡响。王老师是满意了,可同学们敌视的恶性循环又开始了。

  就没有一个万全之策了吗?

  我小小的脑筋动了又动,我发现同学们并不是讨厌我的作文。老师念它们的时候,大伙听得津津有味,不时还发出会意的笑声。同学们只是不喜欢老师反反复复只提一个名字:毕淑敏。

  在我年长以后,我知道在心理学上,这种情况叫做"压抑"。同学们为了宣泄自身的情绪,把不满的火焰转移到了我的身上。

  我当时自然是不懂这些的。我只觉得自己按老师的要求好好学习,并没有得罪谁,为什么大家伙要和我过不去?

  又要写好作文,又要和大家处好关系,小小的我好累!!不行了。

  我小心翼翼地说:"王老师,我最近的作文有进步了吗?"

  退回三十年,老师的威严比现在要强大得多。我的这个办法非得老师答应才成,因此心里发虚。"噢,你近来写得不错。今天下午我还要读你的作文。"王老师说。

  "我有一个小小的请求……"我战战兢兢地说。

  "什么事,你说好了。"王老师的眼睛明亮地注视着我。

  "我想……您念我的作文的时候……是不是可以……不念我的名字……"我鼓足勇气说完蕴藏在心中许久的话。

  "为什么?我当了这么多年的老师,还是第一次听到这种要求。你总不能让同学们觉得那是一篇无名氏写的东西吧?"王老师有些不耐烦了。

  我知道王老师会这么说的,要说服她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索性一不做二不休,我镇静下来,一板一眼地说:"我觉得您读谁的作文,主要是看文章写得好不好。至于是谁写的,并不重要。不说名字,您让大伙讨论的时候,没人拘着面子,反倒更好说意见了。我也好给我自己的作文提不足之处……"

  我说的都是实话。只是最重要的理由我没有说:我想为自己求一份心灵的安宁。

  "你说得有一些道理。好吧,让我们下午试一试。"王老师沉吟着答应了。

  那天下午的情形,一如我小小的心所预料的。同学们充满了好奇,发言比平日热烈得多。下课以后,我和大伙快活地跳皮筋。

  "嗨!毕淑敏,今天念的范文是你写的吧?"有人问我。

  "还能老是她写得好哇?我看今天一准是旁人写的。"有人这样说。

  我一概只笑不回答。问得急了,我就说:"我猜像是你写的。"

  从此以后,我的作文越写越好,和同学们也能友好睦邻。

  我至今不知道这算是少年人的机智还是一种早熟的狡猾。它养成了我勤奋不已而又淡泊名利的性格。

  但长大以后,看到一则名人名言,"走自己的路,让人们说去吧!"我想那是一种更积极更勇敢的生活态度。

  只是我小时候,就是听到了这句教导,也未必敢照着去做。因为我是太珍视同小朋友们无忧无虑跳皮筋的机会了。

  作者:毕淑敏   摘自:《我很重要》

【上篇】
【下篇】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