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心灵故事 > 正文
愿你看到
2007年02月23日 心灵故事 ⁄ 共 957字 评论关闭 ⁄ 被围观 175 views+

美国人波姬儿・戴尔在她所著的《我希望能看到》这本书中写道:"我只有一只眼睛,而且眼睛上还满是疤痕,只能透过眼睛左边的一个小洞去看东西。看书的时候必须把书本拿得贴近我的脸,而且不得不把我的那一只眼睛尽量往左边斜过去……"但是,波姬儿・戴尔拒绝接受别人的怜悯。小时候她和孩子们一起玩跳格子的游戏,为了看清画在地上的线,她在别的孩子回家之后把脸贴在地上,将那些线条一一牢记于心。不久,她就成了跳格子的高手了。就是凭着这股不服输的劲头,她在明尼苏达州立大学拿到了学士学位,又在哥伦比亚大学拿到了硕士学位。后来,她做了教授,又做了电台的客座主持人。她活得愉悦而富有内涵。52岁那年,她接受了一次手术治疗,眼睛比原先看得清楚了40倍!世界在她面前陡然清晰可爱起来。所有在常人看来枯燥不堪无聊透顶的劳作在她那里都变得无比美好而充满诗意。她是这样描写自己在厨房洗碗碟的:"我开始玩着洗碗盆里的洗涤液泡沫,我把它们迎着光举起来。在每一个洗涤液泡沫里,我都能看到一道小小彩虹闪出来的明亮色彩。"

是不是,你和我一样,会在波姬儿・戴尔的文字面前羞惭起来?我们有一双明眸,但是却漏看了太多太多有价值的景象。我们的目光,麻木而空洞,有时甚至愚蠢地把忽略与淡漠奉为了它的信条。哲人说:"将照亮你的每一天当作最后一天,赞美它赐给你的意外恩惠和时间。"然而,我们能够做得到吗?最初看到的事物是让人惊异的,最后看到的事物是让人留恋的,而在惊异与留恋之间,有一个漫长的把"享受"误解为"忍受"的过程,我们的生命就在这个过程中被一点点消磨。眼睛看不到,这还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我们听凭自己在这个连洗涤液泡沫都怀揣着小彩虹的美丽世界上瞎混----书籍陈列面前却懒得去读,机会殷勤敲门却懒得去开,懒得增智,懒得修身,懒得把事情做到极致,懒得关照自己的精神需求,懒得去批判那个平庸怠惰的丑陋自我……要知道,我们的精神也是会失明的呀,并且,精神的失明比眼睛的残障更让人悲哀痛楚。

不妨设想一下,你现在就是接受了手术治疗后的波姬儿・戴尔,你的眼睛比原先看得清楚了40倍!你该怎样去看?又该怎样去活?你该怎样用明亮的眸子去礼赞、答谢每天都不辞辛苦升起的太阳?你该用一颗怎样的心去贴近襟袖之间的美丽彩虹,微笑着,吟诵出生命的诗篇?

作者:张丽钧  摘自:《燕赵都市报》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