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心灵故事 > 正文
细线
2007年03月09日 心灵故事 ⁄ 共 1849字 评论关闭 ⁄ 被围观 181 views+

  当母亲开车离去,十一岁的比利站在路边哭了起来,他母亲是一个吸毒者,但她是他的所有,现在他必须跟阿姨一起生活,一阵不安涌上了他的胸口。

  芳姨对照顾他也没什么兴趣,比利得一个人孤伶伶的,靠着坏掉的花生奶油、面包和谷片过活,晚上时他大部份时间都在听隔壁五个小孩的声音,他们的笑闹声,还有他们母亲送他们上床睡觉的坚定声音。

  星期天早上,当他们挤进车子准备上教堂做礼拜时,妈妈注意到比利在前廊那边看着她的孩子,他看起像是个麻烦人物:不驯的表情,瘦怜怜的身子骨上松松地挂着邋遢的衣服,这孩子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他让她很是不安;然而她又看到他一只黑眸里流露出的伤。

  做礼拜时,比利的脸仍在她脑海里萦绕不去,当他们回到家时,他还在那里,眼光一直跟随着叽叽喳喳下了车的孩子们。

  当儿子西索停下来问他,"你叫什么?"妈妈的注意力也被揪了过去。

  "比利。"

  "你几岁?"西索问他。

  "十一,快十二了。"比利说道。

  "我也是,想到我们家来吗?等下我们换好衣服要去打棒球。"

  妈妈咬着唇盯着比利随西索进屋。

  次日下午,比利在放学后跟西索回了家。

  "比利的阿姨都不在家,所以我要他来这里。"西索说。

  但是比利不太能配合家里人的步调,孩子在做功课时,比利不专心,当大家想专心时,他却毫不体贴地还在说话,不但口出秽言,还威胁比较小的孩子,一种酸腐的感觉在妈妈胃里发酵:比利不会对她的孩子有什么太好的影响。

  第二天,开校车刚下班的妈妈看到比利在公寓前面晃来晃去,嘴上叼着一根烟,他看到她时,就低着头走开了,但这只让她更加不喜欢他,那天晚上打完棒球后,比利跟西索一起进了门,两个男孩子在场上发现一种昂贵的网球鞋,想让妈妈看看。

  "我那天一定要买只这种鞋,"比利吹嘘,"我一定要得到我想要的钱。"

  妈妈听到这话颤抖了起来,她可以想象比利会怎么弄到那些钱来买他要的东西,她害怕他会变成那种人,而她自己并不喜欢这样的人,西索羡慕地看着比利和那只闪亮亮的鞋子,这让妈妈非常生气,她不希望比利带坏自己的孩子。

  比利离开后,她告诉西索,"我不准你跟比利一起闲逛,他不会带你走正路的。"

  西素的脸罩上一层阴霾,"不要,妈妈,比利有些地方很好的,我知道,他需要我们啊!"

  妈妈摇摇头,她非常坚决,她的家人比较重要,比利对他们来说充其量只是个坏消息。那天晚上她梦到,比利在母亲开车走掉时哭了起来,他转向妈妈,但她只是摇摇头,在她的梦中,一个年纪比较大的比利面对她,面罩寒霜,眼神冷冷的,穿着最昂贵的网球鞋,苦恼地盯着她看,胸口有一个子弹造成的伤口,然后他倒了下来,趴在水泥地上,灯光闪烁着,一个天使站在她身旁。问道:"你尽力了吗?"

  妈妈醒了过来,想忘掉这个梦,但就是办不到,生命负了比利,她也要负他吗?

  天色尚早,外面才刚露出曙光,妈妈想再睡一下,但只要一闭上眼睛就会看到比利倒在水泥地上的情景,她起床走到厨房开始煮咖啡,在她梦里的那个比利仍历历在目,一个迷失的小男孩想要在一个恐怖的世界里表现得很坚强,比利的未来悬诸一条细细的线,她可以拉得很紧,也可以把它放到风里不理不睬,如果有天她发生了什么不测,她知道自己也会希望有人能够这么对西索。

  那天早上稍晚,当西索走进厨房时,她说,"你对比利的看法是对的,但要守点规矩,你放学后带他回家,我想跟他说些话。"

  那天晚上,妈妈把比利拉到身边,"你是个好孩子,我希望我们可以变成朋友,但有些规矩你得守,你每天要跟西索一起回家,做功课时不要说话,如果有问题的话,就问我,你和西索要帮我准备晚餐,你可以留下来跟我们一起吃,如果你努力工作、认真念书,有天你就会得到你想要的那只鞋。"

  比利盯着妈妈的脸看,她接触到他搜寻般的眼神,然后他点点头。

  妈妈拍拍他肩膀,"这并不容易,如果你不认真的话,我就把你送回家,但我真的希望你选择留下来。"

  比利为了测试妈妈的反应,马上就回了家,但随着一周一周过去,他留下来吃晚饭的次数越来越多,星期天时也会跟大家一起去教堂。

  这么过了几年,比利改变了,冷酷不见了,他信任妈妈和她坚定的守护,只要一有问题就会去找她,妈妈也跟比利的老师保持联络,并且追踪他在学校的表现。

  高中毕业典礼那天,妈妈帮他拍照时,比利露齿笑了,拉起长长绿袍一角,露出他给自己的礼物,那是他夏天时打工存的钱买的,当妈妈看到新网球鞋时,不禁泪水盈眶,几乎能够感觉到天使的手放在自己肩膀上,是啊!她真的尽力了。

  作者:凯伦.科根  摘自:《心灵鸡汤》5  

【上篇】
【下篇】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