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心灵故事 > 正文
倾听灰姑娘
2007年03月11日 心灵故事 ⁄ 共 1440字 评论关闭 ⁄ 被围观 84 views+

  一位女友在国外做心理医生。回得国来,与我闲谈。说起她对许多心理疾患久治不愈的美国人,竭力推荐中国的一种疗法。

  我说,是某种中药吧?中医对许多莫名其妙的病症,颇有奇异的效果。

  她抿嘴一笑说,不是。这疗法,不用口服不必注射,像我们这个年纪的中国人,操作起来都是极娴熟的。

  没想到不知不觉中还有绝技在身,忙问到底是怎样的疗法。

  就是谈心啊。当年我们俩不是结成对子,常常在操场边的葡萄架下,谈天到深夜吗?各自的家庭,心里的一闪念,还有苦恼和希望,都漫无边际地聊个够……直到现在,我的鼻子在大洋彼岸,在睡梦中,还时时会闻到篮球架旁的沙枣花香,那是一种无法形容的蛊惑人心的醉气……

  我说,谈心这件事,现在的名声可不大好。过去许多人把谈心得来的材料,当成子弹,打了小汇报,酿出了无数冤案。人们如今都牢记老祖宗的教导,逢人只说三分话,未敢全抛一片心,哪里还有痛彻肺腑的聊天?

  倘若是男人吗,还有一个放松的机会,那就是三五知己喝醉了酒,吐出几分真言,女人就只好憋在肚里,让那些心里话横冲直撞,直到把自己的神经撞出洞来。再说这也是社会的一种进步,我们好不容易得到了隐私权,岂能拱手相让?

  女友笑起来说,隐私权是一种权利,你愿意用就用,不愿用就不用,自由在你手里啊。好比离婚这种权利,对于和和美美的夫妻来说,就可以闲置在那里。再者人家逼迫你说出隐私,和你自愿地倾诉心曲,实在是两回事。

  其实越是隐私,对人心理的压力就越大,就越要有正常的宣泄渠道。随着社会物质文明的进步,人们对自己的生理健康越来越关注。哪怕微风吹落了草帽,也要赶快吞几片感冒药预防。但人们对自己的心理关怀太不够了,它就像一个褴褛的灰姑娘,躲在角落里。可这个灰姑娘是会发脾气的,一旦疯狂起来。将给我们带来巨大的痛苦。

  她忽然转换了话题说,假如你和你的先生吵了架,你怎么办?

  我说,那我就不理他。

  她问,你和别人谈起吗?

  一般不说。家丑不可外扬啊。我叹一口气。

  她说,你跟我说了心里话,我也跟你说。在美国,假如我突然和我的先生吵了架,我会马上去找我的心理医生。

  我说,你自己不就是医生吗,还要找别人于什么?

  她笑笑说,心理医生也和别的医生一样,自己是不能给自己看病的。夫妻吵架表面上看来都是因为极小的事情,但下面常常潜伏着由来已久的情感危机。

  假如我们不想分手,就一定要把这股暗流找出来,清醒地对待它、排解它。但心理医生在美国收费十分昂贵。

  我说,主意虽好,只是咱们连小康尚未达到,第三世界消费不起。有没有自力更生白手起家的法子?

  女友说,有啊,这就是谈心。其实心理医生也是和病人谈心聊天,只不过更专业更精彩一些。女性应该多有几个朋友,至少也要有一个你可以面对她哭泣的女人。

  我指的不是那种萍水相逢或是生意场上权利上因为利害关系结成的伙伴,而是交往多年知根知底善解人意的朋友。

  你说起了一片叶子,她就知道风从哪里来。哪怕你婚后爱上了另一个男人,你也用不着分辨自己不是一个坏女人,要商讨的只是应该怎样办……她真诚而善良,绝不会把你的故事流传。精心的信任和感情,就是不花钱的心理医生。友谊是一种像水一般互相流动的物质。这一次你给予了我,下一次我给予你。

  我说,明白你的意思了,让我们倾听对方心中的灰姑娘。

  分手的时候,她对我说,肝胆相照温暖亲切的谈心遵循着一条美好的定律。那就是--和朋友分享:

  快乐是传染的,起码可以加倍。

  痛苦是隔绝的,至少可以减半。

  作者:毕淑敏  摘自:《我很重要》

【上篇】
【下篇】

抱歉!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