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心灵故事 > 正文
无形容颜
2007年03月12日 心灵故事 ⁄ 共 1657字 评论关闭 ⁄ 被围观 105 views+

  除了蒙面匪,我们向人时都有一副容颜,或姣或陋,此乃上天与父母合谋的奉送。它像一件不是自主选定的商品,无处退换,不论满意与否,都得义无反顾地佩戴下去,还需忍受它的褪色与破旧,直至与身俱灭。虽说整形与美容术,可使某些乏善可陈的相貌,得到部分修理订正,但从根本上讲,我们的脸,都是造化随机奉送的礼物,绝非不喜欢就可轻易扒下,再换一张新品的卡通画片。

  然而事情又有些怪异,按说千人千面,绝不雷同,但每逢分手之后,我追忆熟悉的朋友或新结识的诸色人等,他们的脸往往如淋了雨的泥娃娃,五官模糊成团。心屏上浮起的只是一汪暗影,好像柏油路上水渍洇开的油迹,朦胧浮动,难以界定。淡去的眉眼缩略简化成某种符号--亲切或是寒冷的感觉;温馨或是漠然的情致;和谐或是嘈杂的音调。或许干脆涌出一片颜色:柔润的夕阳红,华贵的荸荠紫,神秘的宇航灰或污浊的狗尾巴黄。更多的时候,一提到某个名字,与之相关的那张具体的脸,仿佛突然被巨型消字灵涂掉,代之一股情绪的云雾,或愉悦或厌倦,弥漫心头。

  早先以为自己有残,脑里专管录像的那一部分遭了虫蛀,成了破包袱皮,再也包裹不住有关相貌的记忆。后来年事渐长,与人交流,才知天下有这等恍惚毛病的人颇不少。方明白人的脸,乃是一个变数。

  眼光直接注视的时候,对方的眉目自然是清晰的。可惜心灵的感光,基本上是一次成像不保存底片,加上懒散,有形的面容一旦撤离视野,记忆就清理屏幕,大而化之地分门别类,一一归档。人的有形容貌,无法恒久烙下记忆,卷宗收留的只是提炼过的印象。

  世上资产,分为有形和无形。无形资产的定义,我以为是指超出物质的实际价值,由于你卓越的努力,在人们心目中形成的信任--简言之,它是你的名字进入他人耳鼓时,呼唤起的一种美好感情。

  摈除其中的商业因素,对于人的容颜来说,或可借用这个概念。

  脸后有脸。

  上天赋予我们的--端正或歪斜的眉眼,粗糙或光滑的皮肤,颀长或愚笨的身材,完整或残缺的四肢……均是我们有形的容颜。每个人后天创造发展的性格品行能力,属于你的无形容颜。

  无形脸有正负之分。一个人只有美丽的外表,却没有相应的内在质量,初次结识时秀丽外形所留下的愉悦印象,犹如沙上之塔,很快便会被残酷的现实潮水冲刷得千疮百孔。无形容颜的毁灭,像一场精神天花,人际关系一旦被传染,犹如多米诺骨牌訇然倒塌。从此提起你的时候,人们会遗憾甚或恼怒地说,那个人啊,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无形脸不会衰老。只要我们浇灌慧根,磨砺意志,拓展胸臆,它便会从幼年开始,如同花树一般渐渐生长。直至轮廓分明,明眸皓齿,青丝不老,慈眉善目……岁月流逝,沧海桑田,但在欢喜你亲近你的眼光中,你所留下的形象始终如一,引起的感觉永恒温暖。比如远行的双亲,纵是白发苍苍,在儿女们心中,依旧盛年音容,丰采卓然。

  我们习惯以思为笔,在心灵之纸上勾勒众人容貌。它和古时衙门的"画影图形"不同,与真实的形象已无关联,只对真实的情感负责。无形容貌是想像和判断的产物,摒弃工笔,重在写意。它缥缈着,却比分毫不差的实照,具有更持久更猛烈的魅力。

  无形脸可以美丽也可以丑陋,能怒火中烧也能垂头丧气,会神采奕奕也会惨淡无光。无形容颜的营造,也像一门古老的手艺,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如果你背信弃义,无形脸的画布上,就留下贼眉鼠眼的一笔。如果你阿谀奉承,画布上就面色萎黄。如果你恃强凌弱,画布上就口眼歪斜。如果你居心叵测,画布上就血盆大口。如果你聪慧机警,画布上就眉清目秀伶牙俐齿。如果你襟怀坦荡,画布上就有浩然正气流注天庭。

  我们对有形的容颜可以心平气和,随遇而安。对无形的容颜却要惨淡经营,精益求精。有形的容颜可以有疵而不堕青云之志,无形的容颜不能肮脏受伤而无动于衷。

  有形的脸可存不完美,无形的脸必得常修炼。

  珍惜每个人的无形脸,它是品德签发的通行证。凭着优雅忠诚的无形容颜,我们可以在萍水相逢的一瞬,遭遇千金难买的信任,转危为安。我们可以在旋转的大千世界,找到志同道合的朋友,共赴天涯。

  作者:毕淑敏   摘自:《我很重要》

抱歉!评论已关闭.